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火车上你是我的人*留下来让我吃你的馒头

  说完后,何曼吓得立刻捂住了嘴巴,惊恐的站起来连连摇头。

    过了几秒钟,何曼开始“耍无赖”,她迅速后退,往门口走,边走边说:“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再问了,我要回家!”

    杨岩动作麻利的先冲到门口,堵在那里,让何曼开不了门。

    何曼焦急的看着杨岩说:“求求你了,让我走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办。出来这么久了,我应该回老家看看我爸爸妈妈,还有……我必须回去参加村长女儿的婚礼,否则村长会给我爸妈脸色看,还有……”    

    杨岩礼貌的指了指何曼身后的凳子说:“何女士,我们还有一些事想问你,请你配合!”

    何曼看了看杨岩那不容拒绝的眼神,只能慢慢转身,慢慢走回去,慢慢的坐在了凳子上。

    蒋浩白示意民警把饭盒收了,然后开始对何曼展开了正式的问话。

    姓名、年龄、工作单位问过之后,蒋浩白眼神犀利的看着何曼问:“为什么突然去了东南亚?又为什么一定要回来?甚至不惜用偷渡这种不正当的手段。”

    何曼怯怯的说:“我……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杨岩严肃的说:“何女士,请你配合我们公安机关的工作……我们是在给你机会,你如果现在把事情交代清楚,我们可以算你坦白,法院会酌情减轻对你的处罚。”

    何曼摇摇头:“没机会了!我一说就什么都完了,我不能说。”

    蒋浩白看了看顽固不化的何曼,猜测到她的问题很严重,严重到她一交代,必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轻微判她十几年,重了直接……

    “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犯罪的证据,等我们起诉到法院,你想说都没机会了。”

    何曼显然没经历过这种场合,被蒋浩白一吓,她的汗不由自主的从鼻尖冒了出来,攥紧的手心也沁满了汗水。

    但她依旧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如果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沉默良久,有点不甘心的何曼还是怯生生的问了句:“是不是杀人就一定要偿命?”

    蒋浩白摇摇头:“杀人有很多种,过失杀人、防卫过当致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的量刑是不一样的……”

    何曼失望的低下头。

    “如果是受他人指使,而且过后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法院会酌情轻判。何曼,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是配合我们抓到幕后真凶,还是替幕后人扛下所有。在做决定之前,还要麻烦你想想以你为傲的父母、亲人。”

    何曼低垂着头,蒋浩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两手紧紧交握,指甲已经快嵌到肉里,可以看出,她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蒋浩白和杨岩交换了一下眼色,杨岩决定诈一下何曼:“何曼,你认识蔺医生吧?”

    何曼点点头,低声说:“认识!他是吴主任的家庭医生,我去吴主任家的时候见过几次……他是个好人,待人和善。有一次我去吴主任家,正好生着病,蔺医生便主动帮我检查,还给我拿了两盒药。你们为什么问到他?”

    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曼的爸爸从小就这么教育她,所以,何曼一听到曾经帮助过自己的蔺医生,立刻就忘了自己还身处麻烦中。

    杨岩看了一眼蒋浩白,蒋浩白点点头,杨岩便回答:“蔺医生s了。”

    何曼一下子站起来:“啊?怎么s的?他看起来很健康,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被人注射了过量的dp……”

    何曼一下子坐回了凳子上,颓然道:“下一个……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既然你知道,就应该配合我们早点让罪犯伏法,他在外面,会害很多人,包括你的父母。”

    “我……我知道,可是……如果我说出来,他们会报复我的家人,你们能护住我的家人吗?”

    蒋浩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严肃笃定的说:“当然!在罪犯没有伏法前,我会通知那边派出所的同志,24小时保护你的家人。”

    何曼连连摇头:“不,不行!我这次偷渡回来,他们并不知情,如果我家附近有警察,他们肯定会和那边监视我的人联系,一旦他们知道我回来了,我的父母就会很危险。”

    “我们的同志会把握分寸,你就放心吧……眼下,没有了后顾之忧,何曼,接下来我们谈谈你为什么远赴东南亚,又为什么偷渡回来吧!”

    何曼点头:“好……吧!”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火车上你是我的人*留下来让我吃你的馒头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