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信不信我把你顶哭,小东西对我的尺寸满意吗

 大汉和老大被邪奇强行弄醒后看着屋里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你,你们做啥子。”大汉扭动着身子后退,老大人还没完全清醒人就被他带到了一米外。

    “动,动,动什么。”老大一凶,大汉秒怂。

    “我告诉你们,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们可最有绑匪道德了。”老大伸着脖子说道。    

    苏辛儿一笑,“都成绑匪了,要什么道德,我想,你们客人应该也很希望你们说,不然怎么会找你们俩呢。”

    “老大,她好像似在骂我们。”大汉弱弱的说了一句。

    老大:“废话,我听不出来啊,还要你说。”

    大汉又默默转头,用手指画圈圈。

    “反正我是不会说的,客人要求过的。”老大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苏辛儿翘着二郎腿笑着移开视线。

    老大悄悄的看了苏辛儿一眼,刚想和大汉商量等下该怎么严守客人的信息时,脑中忽然出现了他们老板的声音,“你们两个蠢货,怎么不告诉她啊,赶紧跟她说了。”

    老大眨眨眼,他们又不能传音过去,修为不够,他看着苏辛儿咳了一声,“那个,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我就告诉你,只要你别杀我们就好。”

    苏辛儿转眸,“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你想不想知道是你的事,我们说不说是我们的事,我就要告诉你,那个人是仙都的人,他说他是你哥哥。”说完后,老大又把脸给撇了过去。

    “哥哥?”苏辛儿掀开眼睑,眼里情绪淡淡,自她离开帝临国后,暗卫就没有再穿过苏暮的消息给她,现在突然冒出的哥哥是怎么回事?

    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哥哥不一定是真,但可能是对方有她哥哥的消息。

    “他在哪?”

    老大:“在我们那。”

    苏辛儿看着窗外的夜色,轮月当空,众星璀璨,孑然一身,独念故人。

    秋风袭来,苏辛儿身上还穿着余倾风留下的外袍,此时此刻,无尽的温暖包围着她。

    “明日再去。”等师父回来,若没回来的话,她便一人去。

    苏辛儿见桂怜醒了,让邪奇他们守着,自己把那两个人带去了隔壁。

    踏入房间,扑面而来的气息让苏辛儿怔住,这是她师父身上独有的清香,带着些药香,却不会让人生厌。

    苏辛儿给了绑着的两人两床被褥,“呐,今晚你们就在这睡。”

    大汉接过被褥,憨憨的说了句“谢谢”。

    苏辛儿没再用绳绑着,而是用了灵力。

    她看向老大,后者没反应。

    大汉看了两人一眼,后把被褥拿下,“老大他就是好面子,我替他说声谢谢。”

    苏辛儿:“嗯。”

    屏风之后,苏辛儿取下帷帽,秀发随之落下,月光之下,她的面容极为清冷,眼眸不起任何波澜,她松开了外袍,等上了床拉了床幔后将外袍盖在了自己身上。

    翌日。

    学院晨练,苏辛儿被吵醒了。

    她幽怨的起身,掀开被子将外袍叠的整整齐齐后放进储环里,这才穿外衣。

    “小姐。”桂怜在外面敲门。

    “嗯,进来吧。”苏辛儿慵懒的活动了一下,昨晚睡得可不算好,半夜起来了许多次。

    她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两个人,莞尔一笑,用脚尖踢了踢他们,“起床了。”

    “啊,起床了啊。”憨憨大汉睡眼惺忪,用手肘蹭了蹭身旁人,“老大,起来干活了啊。”

    “啊呀,别动我。”老大翻了个身,继续睡。

    苏辛儿洗漱完后,见他们还没醒,于是起了坏心思,她用灵力化物,化了几条吐着信子的蛇放在他们周围。

    灵力化物是她休闲的时候让余倾风教她的。

    “嘶,嘶。”灵蛇吐着信子爬到他们身上,大汉感觉到了,睁眼一看,趴在他身上的蛇一下张开了血盆大口,大汉一惊,连忙起身。

    “老大老大,有蛇有蛇。”他急忙拍向老大

    “什么蛇啊。”老大缓缓睁眼,一睁眼就看见一条蛇吐着信子朝他身上爬来,老大咻的一下起身。

    瞬间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啊!!!!蛇啊,好多蛇啊。”后知后觉的老大一把跳进了大汉的怀里。

    “快,快,快把他们赶走。”

    “哈哈哈。”苏辛儿坐在一旁大笑,“哈哈。”

    “你们俩也太逗了吧。”她轻轻挥手,灵蛇皆消失。

    老大一脸窘迫的从大汉身上下来。

    “吃早餐,吃完去找人。”苏辛儿嘴角还含着笑。

    ……

    两人带着苏辛儿一行人来到了赌场。

    老大:“就在里面,二楼左边第一间房,那人戴着面具。”

    “好,邪奇。”苏辛儿看向邪奇,邪奇变回剑身。

    “那我呢?”红峒站在一旁问。

    苏辛儿伸手,红峒垂眸变回剑身。

    苏辛儿没让桂怜跟着,让她留在了学院,待余倾风回时告知他一声。

    老大敲了敲门,赌场门开了,苏辛儿站在门口,看向里面,空旷的场地一个人都没有。

    她侧目,望向老大。

    老大讪讪的笑着,“我们一层是没有人的,二层才有。”

    他抬步走进去,苏辛儿跟在了身后。

    来到二楼,老大指了指最左边的门,“就在那,我们就不去了。”

    苏辛儿点头,朝那边走去,每经过一个门,里面的气息都会停滞一刻。

    直到来到最后一个门,苏辛儿发觉刚经过的房间全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似乎没有人,连气息都不曾有。

    苏辛儿停在门前。

    “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

    她顿然,随后开了门。

    一道亮光出现,伴随的是不知从哪飘出来的花,接着从光里走出来一个人,带着一副狐狸纹面具,手里擒着一把落花折扇,优雅从容的走到她面前。

    “原来你就是我徒儿心心念念的人啊,长的确实不错,也难怪。”男子轻轻扇动着落花折扇,转身缓缓坐到贵妃椅上。

    “过来吧。”

    苏辛儿坐到了茶桌前。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秦钰,木故言唯一的师父。”

    苏辛儿眉心一跳,她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身份。

    “我徒弟啊,一个人在那深宫可孤独了,每天独望宫桥盼着故人归。”秦钰蓝眸浅浅,看似随意,实则他的余光一直关注着苏辛儿。

    “纳新大会过后,我会回去一趟。”苏辛儿淡言。

    “然后呢?”秦钰视线移转,落在她身上,“回去一趟,解了恶咒,再离开?”

    苏辛儿佯装不知他想表达的意思,微点头道:“对。”

    “呵。”秦钰冷笑,收了折扇,“见过了,回去吧。”

    苏辛儿起身,走到门口时,身后传来声音,“你没回京城前,我会依我徒弟的话,好好照看你。”

    她没说什么,开门关门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苏辛儿没立马回学院,而是去了家酒楼,杯酒下肚,她被辣得直吸气。

    “夫君,娘亲说,等纳新大会过后,我们就成亲。”

    “这个亲我从未答应过,还请贾小姐自重。”

    苏辛儿放下了酒杯,闻声看去,肖霖霜。

    肖霖霜察觉到她的视线,似找到救命稻草般走到她面前,“我已经有了定亲之人。”他握住苏辛儿的手:“就是她。”

    后一步进来的顾靖刚好听到这句话,他眼神煞时变得暗沉。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夫君怎可如此。”话毕,那姑娘的眼泪犹如滔滔江水般流个不停,引开许多看客。

    “要真如此,姑娘不妨叫来双亲,我们当面对质到底是不是父母之命如何?”苏辛儿冷然道。

    姑娘的哭声停了,半晌都没说话。

    看戏的人一见立马明了。

    路人甲:“原来是这样,姑娘,你就算想嫁于他,也要讲理啊,霸王硬上弓可不成,还坏了他的清白。”

    路人乙:“就是啊。”

    “明明是他先背弃诺言,怎可说我霸王硬上弓,明明人家清白都给了他了。”

    路人惊。

    “哦?是吗?”顾靖从后面过来。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信不信我把你顶哭,小东西对我的尺寸满意吗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