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abo怀孕纯肉灌满

    文如扶额,无奈的摇头:“真的假的?”

    “当时的禁令是最松懈的时候,因为在打击政务司里的腐败。”江南扬扬眉,撇嘴道。

    “政务司里的?”

    “你的意思是说,文甯参与了走私?”南丞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喝汤的铁塔。    

    铁塔摊手:“当然。因为这种事情利润太大,没人不想沾上一手,除了城主不可以。”

    “你怎么知道?”

    “我就在奇拉夫人手下做事,我怎么会不知道?”铁塔觉得南丞的问题非常可笑。

    南丞放下手里的筷勺,然后说:“你的意思是,文博的妹妹文甯,参与了这件事?”

    “当然,不然难道是刚刚那个疯子?”

    “那这个疯子为什么杀了文甯?”

    铁塔神秘的压低声音:“因为嫉妒。当然这是其一的理由,第二,是因为这件事引起了警司的注意,奇拉夫人常用的办法,杀人灭口。”

    “她和文甯的上线达成了一致,决定牺牲掉文甯?”

    “也就是说,刚刚那个女疯子,只是个刺客。”

    漆冥南丞突然深思起来。

    这是一个很好的把柄,只要能知道文甯的上线是谁,找到奇拉夫人勾结官员的证据,那么雀跃街道,甚至是奇拉街道都信手拈来。

    但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漆冥南丞如何逃离这个笼子。

    “我想知道,漆冥先生如何逃出监狱,我愿意协助您。”铁塔向南丞示好。

    南丞抬起头,然后看向铁塔:“我需要一把钥匙。”

    “别告诉我说是特级牢房的钥匙。谁有了都可以逃出生天。”铁塔摊手,表情失望。

    “不,是狱司里保险柜的钥匙。”

    铁塔看了看南丞,道:“其实偷窃方面,或许文甯更有经验。她可是雀跃街道经验丰富的毛贼。”

    “她的专业不是刺客?”

    “她的专业是搞钱,和保命。”

    在真正开始漆冥南丞的计划之前,他们需要找到可以相互帮助的,能力颇强的伙伴。

    第一个,就是铁塔,其次,是铁塔提到的文甯。

    午饭的时候,做完劳动课后的漆冥南丞主动找到了文甯,企图邀请她加入自己的阵营。

    因此,他让出了一天只有一杯的果酒。

    “这可是,一天只有一杯的果酒。”文甯有些犹豫,却还是接过来了。

    “我知道你很想逃出去。”

    “用餐时间不要喧哗!”站在食堂外围的狱警,看着漆冥南丞大吼。

    南丞没有听话,而是如同小孩子一样,窃窃私语:“我可以把我的计划告诉你。”

    “你真的有计划?”文甯有些动摇。

    “当然,只需要你发挥你的特长。”

    “这要看特长用在什么地方。”文甯摊手。

    确实。

    一旦用错了地方,特长就不再是特长,反倒是困住手脚的绳子。

    例如,周尘和绻涟第一次一起去上学。

    “我受够这身校服了。”绻涟垂着双臂,一脸委屈的看着周尘。

    这是用普通棉布做的衣裙。只是因为为了看起来更挺拔,而在肩膀垫上了类似于硅胶的东西,足以撑起整个短褂。

    里面是立领银扣的毛衫,下裙则是普通的下裙,整个是棕色与灰色的系调,这是绻涟最讨厌的颜色。

    因为会叫她想起下水沟。

    “但恭喜你成为了克斯学院的一员,如今你也是人才。”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着周尘说的很开心,绻涟只扮了个鬼脸,就顺着老师的指引,走向了走廊另外一边。

    这是一座复古学楼,上有尖顶的钟塔,却还有飞檐的风铃。

    为的,只是“包容万象与精益求精”这句校训。

    也是克斯家族的家训。

    周尘修习的是商学,以及侦查学。

    商学是理所当然,因为他要子承父业。

    侦查学来自于他个人爱好,以及父亲告诉他的,侦查,也是为了防范和保护自己。

    他总是可以在学校里表现很好,哪怕是入学的自我介绍,他都可以泰然自若,抑扬顿挫似万人演讲台一样。

    成绩也永远名列前茅,对知识的理解,有时连老师都自愧不如。

    同学们嫉妒他,总觉得他会在别的地方十分倒霉,但总是失望的发现,周尘,总是顺风顺水。

    现在的周尘,正在上今天课程的最后一节课:德黎·克斯的商学权谋论。

    “商学里的权谋论,只是权谋学的一个分支,和权谋沾边的时候,永远都需要谨记一个道理,或者说是原则。”德黎看向周尘:“周尘,可不可以回答一下,你觉得这个原则是什么?”

    周尘从容不迫的站起来,不去观察四周任何一双正在盯着自己的眼睛,而是坦然的望着前方。

    “权谋之中,就会有争夺,权力有大小之分,每个人都希望到达顶端,但是高的雪山终有融化,低的雪山终有堆砌,所以没有永远的巅峰,只有不断的伤痕累累的翻越。

    这也映射着一句话,没有永远的王者,但有永远的伤疤。”

    德黎听了周尘的回答,不由得鼓掌赞叹。

    下面的同学看到德黎鼓掌,自己也鼓起掌来。

    “周尘同学答的很好。权谋论就是这样,永远的居安思危。

    而商学权谋论,就是,你所摸爬滚打的每一条伤疤,都有用。”

    周尘坐下后,轻轻舒了一口气,然后他的同桌突然和他搭话。

    这是一个头发发灰,瞳孔发黄的女孩:“没想到你会紧张。”

    “我和你们一样。”周尘谨慎的说。

    女孩皱皱眉,苦笑:“恐怕不一样。我们可能只会照着书上的念:权力高端没有永久性。”女孩用手指着课本上的字:“我们会也会解释,但绝没有你惊艳。”

    “你叫什么名字?”

    “涂晴。很幸运成为你的同桌。”她笑了笑。

    周尘也笑了:“我也很幸运。”

    等到放学,周尘在和绻涟相约的地方等待他,却等来了不速之客。

    “嘿,周尘少爷。”

    拍周尘肩膀的,是一个同班同学。

    “叫我周尘就行。”周尘觉得很别扭。

    男孩子叫客达,一头枯草的金发,一脸鸟屎一样的雀斑。

    “这可不行。”客达笑的很狡黠:“我觉得很幸运,和你一个班。”

    “是吗?”周尘有些不太喜欢他。

    “我家里是在海舟山挖矿的。”这山就是千海舟那座山。

    “如果我们转行了,或许会为云山家族的税里交钱。”

    周尘立刻知道客达献殷勤的目的。

    他想攀上一层关系。

    周尘连忙退后一步,然后说:“这是你们自己家的决定。”

    “当然。”

    “周尘!”绻涟在几步之外,就看到了这个目光意味深长的男孩,连忙走到了周尘身边。

    周尘没有和客达道别,直接和绻涟走下了台阶。

    “那是什么人?”绻涟的脸色很差劲。

    周尘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拉着绻涟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了马车。

    车里的米娜看两个人神情不对,就以为是两个人闹了矛盾。

    “不会吧不会吧,这第一天,你们就不开心?”

    “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绻涟摊摊手,她很清楚米娜会以为什么。

    米娜有些奇怪,一边命车夫前进,一边询问周尘。

    而周尘并没有答什么,绻涟也没有再问。

    到了将近傍晚,第一节火铳课,才真正开始。

    周期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其可以百步之外,射穿一支飞动的羽箭。

    而第一节课,也很简单,就是从加弹,上膛,端枪开始。

    周尘学的很快,而绻涟却连火铳的瞄准点的位置都记不清。

    周期很害怕,生怕她不小心,就打飞了一颗子弹。

    “你可以拿动吗?”周期站在绻涟身边,苦笑着看她。

    就见绻涟一皱眉,不服气的说:“这是当然的。”

    周尘也只是笑笑,看了她一眼,就端起了火铳,瞄准了靶子。

    他上了膛,却没有扳机,因为他知道这节课需要把这些简单步骤全部熟练。

    “或许周尘可以试试扳动扳机。”

    “不了。我现在的行动,还是很慢。”周尘笑了笑,继续拆卸合装子弹。

    旁边的绻涟有些不解,然后再次笨拙的开始拆合。

    两个人一直练到了傍晚。

    周译添也从总务司回来了。雾台绻涟和他们一家人吃了晚饭,她觉得很别扭,每次在周尘家吃饭,她都觉得很别扭。

    “在学校怎么样?”周译添还是问起了这个问题。

    周尘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而是询问起云山总务司那边:“总务司呢?我听说,因为最近总是失窃,总务司里的人想和漆冥家族合作。”

    “不会的,永远不会。”周期笑了笑,否决了这句话。

    “阿期的最新管理出的奴徒已经可以上岗了,不需要和漆冥家族合作。”

    “哇……你们饭桌上都聊这些吗?”绻涟翻了个白眼,放下筷勺:“这么多年了,叔叔们没有变,周尘竟然也融进了你们。”

    周期笑笑,道:“或许有朝一日,你也会融入我们。”

    就见周译添和周翎的表情变化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而周尘却紧盯着绻涟的反应。

    绻涟貌似没有听出里面的戏话,笑着摇头:“饭桌上聊工作,就像是让我偷哪个先生的钱囊时问问他,他中午喝没喝果汁一样煞风景。”

    听到绻涟的比喻,四下的人都觉得很有趣,笑着看向绻涟。

    饭席结束,绻涟离开,周尘则被周翎叫走了。

    “今日在学校,有没有人找你麻烦?”周翎给鸢尘递上了一杯蓝莓汁。

    周尘笑了笑,说:“这是绻涟喜欢的……”他抬头看了周翎一眼,连忙回答她:“怎么说呢,和过去一样,没什么新鲜的。”

    周翎失望的垂下头颅,过了一会儿,抬手搭在周尘肩膀上,柔和的望着他:“我很抱歉,但是你父亲想让你去学校而不是在家,的确是因为……”

    “因为我太封闭了。”周尘摊摊手:“我现在有朋友的,不仅是绻涟,还有那个画家,还有小五……”

    “乌思宁和小五,他们并不想待在万晴宫殿。”

    “绻涟也一样。”周尘补充。

    或许他也一样。

    “你需要一些,和你聊的来的朋友。”周翎说出心声。

    “我和绻涟很聊得来。”

    “大多数都是她在说,你在听。”

    “我很喜欢听她说话,她让我很放松。”周尘十分认真的反驳。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abo怀孕纯肉灌满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