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混蛋你说过不碰我的&她跨坐在他的上面

 申公屈巫听说夏姬想回娘家,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马上重金买通夏姬身边的侍从们为自己传话:“申公仰慕夫人已久,若夫人回郑国,申公早晚必会来聘娶您为妻。”

    夏姬什么态度?还能有什么态度?眼看黑腰靠不住,必是首肯的。之后,屈巫又派人前往郑国,求见郑襄公,说:“夏姬准备回归本国,为何不去迎她回来?”

    要说娘家人还是给力,郑襄公果然遣使来接自己的妹妹了。楚庄王朝上问:“郑国人来迎夏姬是什么意思?”

    堂下只有屈巫出列对答:“夏姬想收葬襄老之尸骨,郑人觉得有把握,才来迎回夏姬的。”

    “襄老之尸不是在晋国吗?郑国人有什么法子?”    

    “大王有所不知,咱们不是捉了荀罃吗?他可是荀首最疼爱的儿子,荀首思子甚切。如今荀首新升为晋国的中军佐,又跟郑国的大夫皇戌交好,他必是想让郑国居中调停,以王子谷臣和襄老之尸换回荀罃。那郑伯因为邲之战而得罪了晋国,并会借此事来讨好于晋国,此事是真情无假。”

    屈巫的话音刚落,夏姬便枭枭婷婷地入朝来辞别楚庄王了。言语间泪如雨下,指天发誓说:“若不得尸,妾誓不返楚!”

    楚庄王嘛,一见美人落泪哪会不心软?马上答应了。

    夏姬才刚出郢都,屈巫马上写了封信给郑襄公,求娶夏姬为妻。郑襄公也不知道在楚庄王和公子婴齐曾经也想纳夏姬的事,他只知申公屈巫在楚国颇得重用,若能结为姻亲,与本国也大有好处,马上接受了聘礼,答应了这桩婚事。此事楚国无人知晓。

    另一边,屈巫派人到晋国与荀首接头,教他如何运作用王子谷臣与襄老之尸换回儿子荀罃。荀首听了他的话,去信请郑国的大夫皇戌来居中说和。楚庄王当然想儿子回来了,马上答应用荀罃换回王子谷臣和襄老之尸。

    后来楚庄王薨逝,正赶上晋师伐齐,齐顷公向楚国求救,可因为国丧期间,楚共王不好发兵。后来听说齐国败了,国佐已与晋国订盟,楚共王又后悔了:“齐国之所以相从晋国,只因为我楚国未能及时相救。寡人应该帮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国讨伐卫国与鲁国,以雪此耻,谁能为寡人传话于齐侯?”

    申公屈巫马上站了出来:“微臣愿住!”

    “好!爱卿这回要经过郑国,顺便就约郑国一起出兵。于冬十月之望,在卫国境内汇合,此事一并告诉齐侯即可。”

    楚国君臣以为申公屈巫真的是要出使齐国,谁知道人家早就打好了算盘。他假说要往采邑收租,将家眷与财产,足足装了十多车,陆陆续续先出了郢都。屈巫自己则乘着轺车在后头,昼夜疾驰去往新郑。

    夏姬得到消息,前往馆舍相迎,二人就便成其好事。话说此时的夏姬莫不是快五十了吧?从陈国到楚国,再到郑国,申公屈巫追了不止十年吧?如此深情,便是老妖精也不由得不感动啊。

    云雨枕畔,夏姬问屈巫:“我俩的事你告诉楚王了吗?”

    “下官为了夫人,费了许多心机,今日才得享鱼水之欢,死也心甘了。下官不敢回楚,明日便与夫人一起寻个安身之处,咱们白头偕老,岂不稳当?”

    “原来如此。可夫君若不回楚,那出使齐国的事,可怎么消帐?”

    屈巫说:“我不去齐国了。如今天下,能与楚国抗衡的唯有晋国,不如投奔晋国,我和你便一起在晋国终老了。”

    次日一早,屈巫便留下一份表章,托从人交给楚共王复命。自己则带着夏姬投奔晋国去了。

    对于他的投奔,正想着如何洗雪邲败之耻的晋景公是喜出望外,说:“这是老天将此人赐与我啊!”当天便拜屈巫为大夫,并将邢地赐与他为采邑。为了表示自己与楚国一刀两断的决心,屈巫自此去了屈姓,以巫为氏,自此称为申公巫臣,从此在晋国安居。

    郢都楚宫,楚共王拆开申公巫臣送来的表章,大意是如此:“蒙郑君以夏姬室臣,臣不肖,遂不能辞。恐君王见罪,暂寓晋国。使齐之事,望君王别遣良臣。死罪!死罪!”

    共王大怒,遂召公子婴齐与公子侧来。公子侧说:“楚与晋乃世仇,如今巫臣去了晋国,是叛国,不可不讨其罪。”

    公子婴齐估计更回记恨没娶到夏姬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事,又添了一句:“那黑腰与继母私通,也是有罪的,应该一并讨罪。”

    楚共王正在气头上,马上下令公子婴齐领兵抄了巫臣全族,命公子侧捉了黑腰并判了斩首,两个家族全是财产充公,人尽伏诛。巫臣听说自己全族被诛杀,给公子婴齐写了封信,说:“尔以贪谗事君,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等疲于道路以死!”

    巫臣是说到做到的,而且他所做的事深刻影响了当时的天下局势。首先,他为晋国制定方略,与楚国的邻邦吴国交好。这个吴国也是个姬姓诸侯国,在现在的江苏一带,当时还比较落后。巫臣派他的儿子狐庸去往吴国为官,教吴人车战之法,并通过儿子指导吴国富国强兵之策。晋吴两国,往来不绝。

    自此,吴国日渐强盛,将楚国东面的属国全都夺了过去,竟也效仿楚国僭号称王,自称吴王寿梦。楚国的边境时时被滋扰,无休无止。后来巫臣死了,狐庸恢复了屈姓,便留在吴国为相国,执掌国政。不过是为了一个夏姬,巫臣竟情深至此,叛了母国,断送了族人性命,兴一国,衰一国,所谓倾国倾城,便是如此吧。

    这些,是多年后的事,当年冬十月,楚共王拜公子婴齐为大将,会同郑国军队一齐讨伐卫国,大掠楚丘郊外。然后移师侵入鲁境,在杨桥屯扎。仲孙蔑代表鲁侯请和,献上国中工匠,织女,针女各一百人,楚国退兵。

    鲁国虽转危为安,但毕竟心里这一口气难忍,因此当晋景公邀鲁国一起出兵惩罚那助纣为虐的郑国时,鲁成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可没等到晋鲁两国出兵,周定王二十年,郑襄公姬坚薨了,世子姬费嗣位,是为郑悼公。因为郑国与许国争边界,楚共王为许国撑了腰,郑悼公气不过,便又弃楚从晋了。

    同年,郤克因为箭伤导致左臂废了,告老后没多久便死了。栾书代替他为中军元帅。第二年,楚国的公子婴齐领兵伐郑,是栾书救下的。

    晋楚两国这几年纷纷扰扰,此消彼长,斗得乌眼鸡似的,搞得些许小国好生为难。世事无常,楚国失了巫臣,晋国也没好到哪里去,即将有大事发生。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混蛋你说过不碰我的&她跨坐在他的上面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