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她无助的承受着他的撞击*清纯校花被蹂躏

 这可是老太君的东西,一个丫鬟能做主?

    姚安馨疑心丫鬟想要“害”自己,又见对方做得落落大方,便没有问出口来。

    一切收拾妥当以后,丫鬟才放姚安馨离开屋子。

    大抵是姑娘家都要慢一些,她到的时候,姚安宏、姚安玲已经在那里了。

    姚安玲正抓着一个袋子,小声地跟姚安宏说着悄悄话,见姚安馨过来,立马就停了下来,小心地将东西收进胸口,朝姚安馨冷哼了一声。    

    走得近了,姚安馨闻到二人身上都有一股香味,只不过跟她身上的有些不同。

    姚安玲身上的若“清水玉缸,参差如雪”;而姚安宏身上的则“清冷若竹,傲视风霜”。

    姚安馨愣了一下:难道,伺候的丫鬟也给他们用了老太君的新方子?

    什么时候老太君这么厉害了,得一香方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没想到一连得了三个。

    见姚安馨到了,姚安宏站起来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二人前往摆膳的地方。

    没有一会儿,顾清菱也来了,看到沐浴过后焕然一新的他们,感觉非常满意。身上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饰品,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又是刚运动完,脸蛋红扑扑的,一个个都非常好看。

    可以说,姚家别的不行,这样貌绝对是一个赛一个的出色。

    就拿姚安馨来说,看着还有些稚气,却也初露芳容,有几分他日惊艳之色。

    姚安玲到还是一团孩子气,但肌肤若雪,婴儿肥的脸庞透着几分可爱与秀丽,完全可以看得出来,长大以后定是一个美人。

    即使是身形偏瘦,显得有些孱弱之态的姚安宏,那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虽然这个块玉还待打磨,却多少有了些样子。

    顾清菱表示,她非常满意。

    小孩子嘛,就是要长得可爱,才会讨大人喜欢。

    她也承认,她确实也是一个看脸的人,喜欢长得好看的孩子。

    不过谁不是呢?

    对着这么几张好看的脸,就算吃饭,估计也会香一点吧?

    因为姚安逸搅得有些不太好的心情,瞬间好了一些,对着三个小家伙,也有了些好脸色,关心询问他们下人伺候得是否还精心,用的香是否喜欢,要是喜欢的话,晚上回去就带些回去。

    反正是自家香铺产的,也花不了几个钱。若是自家产的东西,自家都不用,那弄那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

    “人生在世,折腾来折腾去,不就是为了让家里人好过一点。以前是没这个条件,既然现在弄起来了,你们就跟着用起来。捡着喜欢的用,图个开心。”

    姚安馨:“……”

    所以,那个丫鬟的“大方”是真大主啊!

    “谢谢老太君,孙女很喜欢。”姚安玲才没有那么多顾虑,丫鬟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拿了,现在听顾清菱说起,直接站起来道了谢。

    姚安宏一怔,到没想到这东西是自家香铺产的,也起身跟顾清菱道了谢,露出了喜爱之意。

    当时小厮拿过来给他用的时候,姚安宏只觉得好闻,却不敢多问。他在老太君这里坚持的原则就是“闭上嘴巴,老实听话”,老太君让干嘛就干嘛,在没摸清楚老太君的用意之前,一律不问。

    只是没想到,顾清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就是等着他们来问来讨的。

    百香阁把东西弄出来了,她也需要找人帮忙“试用”一下,正好家里那么多人,十二种香,总能挑到一种他们喜欢的。

    哦,不对,应该是十三种。

    本来是“十二香”,但吴掌柜他们在调制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调了一道“竹香”出来。

    清清冷冷的竹子香,或许不太适合女人用,但男人用到是挺不错的。

    顾清菱直接把这道“冷竹香”用在了姚安宏身上。

    只不过在吴掌柜送来各种香品中,顾清菱偷偷摸摸的在按摩用的精油里面加了一滴稀释的灵泉,既能提升精品的品质,同时还能对身体有益。

    或许对别人顾清菱不会那么大方,但对于姚家的第三孙,她未来的重点调教对象,顾清菱还是愿意“大方”一把的。

    用完早膳,时间已经不算太早了,顾清菱亲自将他们三个送到了先生那里。

    一看到多了三个姑娘,周先生就皱了眉头。

    不过顾清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笑眯眯地说道:“周先生,麻烦你了。我这两个孙女没读过什么书,放出去实在是有些‘丢人现眼’,见先生颇有才学,只能辛苦先生帮忙‘教导’一二。不需要多聪慧,只要能识文通墨,看上几本书就行。”

    这还真有点把周先生给难住了,因为姚安宏是冲着科举去的,他教的也是关于科举的内容,而这两个小姑娘……

    一个十二岁,一个六岁,年龄相差颇大不说,她俩的学习进度也完全不一样。

    只是不等周先生拒绝,顾清菱就说了一通好话,给周先生戴了一通高帽。

    没办法,话都到了嘴边,周先生也没能吐出来,只能冷着一张脸,点头称“是”。他询问了二人的学习情况,发现果然如他所料——大小小姐是读过书的,所以识字没问题;四小小姐才刚启蒙,还是个半瞎子。

    唉……这要怎么教?

    难道,他还要一边教姚安宏,一边给四小小姐启蒙?

    一个男人给女人启蒙?

    不高兴的周先生在上课的时候,都冷着一张脸。

    这下子,把平时有些天真好动的姚安玲给吓住了,她敢在姚二爷、姚二夫人面前跳,可不敢在一个先生面前跳,何况这先生还是教她哥的。

    姚安玲坐在位置上,屁股就跟生了刺似的,难受不已。

    周先生也不废话,教了几个字后,就让姚安玲练字;至于姚安馨,因为已经学过字了,周先生便考察了一下她学到了哪里,字写得如何,根据她的情况做了调整。

    反正姚安馨不用做学问,周先生就让姚安馨也跟着练字了,只不过她练的字跟姚安玲的有些不一样罢了——一个是为了认字,一个是为了更好看,自然不可能一样。

    姚安玲有些不服气,可是转头看到姚安馨确实比她写得好,只能自个儿生闷气。

    一边生气一边觉得自己亏大了,她不过才六岁罢了,启蒙没多久,怎么可能比得过已经十二岁的姚安馨?

    要是她早出生几年就好了,要是她早出生几年,肯定比姚安馨写得好。

    姚安玲默默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超过好这个嫡姐,成为姚家最优秀的嫡系千金。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她无助的承受着他的撞击*清纯校花被蹂躏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