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一个人在家想爱怎咋整-放荡护士夹得我好紧

 井高在二楼和卫敏君打完电话,下楼来,看到他的少妇助理冯婉正在和凌初晴坐在客厅里闲聊的正欢。

    “哦,好的,井总。”冯婉连忙站起来答应道。她穿着白衬衣、黑色的包臀裙,如挺囤圆,曲线跌宕起伏。很经典的OL装,轻熟又性感的美少妇。

    凌初晴也站起来,漆黑如星的美眸里带着疑惑,体贴的温声道:“小井,要不晚上不去我家里吃饭了?我和我爸妈说一声。”

    她知道井高这是要赶回京城处理相关的事宜。    

    今晚这顿饭,她爸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要和小井当面沟通下。而她妈还想着感谢小井对她的照顾。不过,她妈不知道的是,她和小井…

    井高对凌初晴笑笑,轻轻的搂着她柔软的腰肢,说道:“晚饭还是要去吃的。咱爸难得抽空回家吃饭。”

    一声“咱爸”让凌初晴忍不住嘴角微微扬起,温柔的依偎在井高的肩头,说道:“小井,你还有心思和我说笑,看来问题不严重?”

    井高轻抚着她耳边乌黑柔顺的发丝,轻碰着她的耳廓,沉声道:“刚找了一个可以传话的渠道,具体的等今晚我和她见面聊,看聊得怎么样吧。”

    “嗯。”凌初晴轻轻的点头,似乎感受着他的压力,和井高一起在客厅看庭院里的小雨。那炙热的情绪和爱意也沉淀下来。在他身边便是安宁、喜乐。

    …

    …

    京城。

    长青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姚圣明示意来汇报工作的三个高管先出去。他稍微等了等,才接通了冯雪华打来的电话,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冯姐…”

    冯雪华的情绪非常的低落。她刚接到她爸的电话。她爸没有直接开口骂她,只是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冷漠的道:“雪华,你搞什么名堂?好好的生活你不珍惜。收拾一下,今晚立即飞美国。”但她心里其实宁可她爸想以前那样骂她。

    骂她,意味着还会管她,拿她当女儿。而现在这样,是心里对她失望透顶,把她往国外一送,每个月给生活费其余就不再管她,由得她自生自灭。

    “姚总,你有没有兴趣接手书云会所?我把剩余的七成股权便宜处理给你。”

    姚圣明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故意的道:“冯姐,你好端端的卖书云会所干什么?”

    冯雪华羞愤的想要死掉,但真不知道怎么开口提原因。她心思大乱之下,无从判断姚圣明这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魔都发生的事情。

    “呃…,我急需要用钱。”冯雪华支支吾吾,艰难的开口说道。她认识的朋友中,能在短时间内拿出巨款的只有姚圣明。钟玉澜等人都拿不出来。

    姚圣明心里嗤笑,充满着讥讽之意。

    他早对拿腔捏调没有自知之明,野心勃勃又愚蠢的冯雪华看不惯。要不是看在她丈夫的面子上,他三十六岁的人去喊一个三十一岁的女人“姐”?

    “冯姐,不好意思,我现在手头也有点紧啊。井总最近在港岛和李家大打出手,我也投了一笔钱在九歌资本的基金中表示支持。你要是急用的话,我转100万给你。”

    冯雪华的脸一下涨的通红,咬牙切齿。你打发叫花子呢?但是她此时此刻又没法和姚圣明翻脸,“不了,谢谢。”说着,挂掉电话。

    姚圣明嘿嘿一笑,冯雪华估计到死都想不到沈燃是他“安排”过去的。哈哈!他也是借鉴周明扬的“创意”。

    稍稍琢磨了一会,姚圣明看看表,已经下午五点五十一分。灿烂的夏日夕阳正斜照在长青大厦的玻璃帷幕上,反射着金灿灿如同金子般的光芒。

    他拿着手机给井高打了一个电话,“井总,正忙着吧?刚刚冯雪华给我打了个电话,她想要低价出售她在书云会所的股份。”

    井高正和凌初晴一起坐车前往金陵市X家属大院,说道:“她手里的股份是在晨阳集团的老板蒋普手里代持的吧。”

    “是的。”

    井高内心里其实并不在意价值约二十亿左右的书云会所的最终归属,虽然他拥有书云会所三成的股份。问道:“姚总,你和冯雪华关系一向不错,你说说看,今天这事到底怎么回事?”

    姚圣明并不想在井高面前透露这事是他干的,虽然他在外面号称是井总的第一马仔,但井高内心里对他到底怎么看的?他把握不准。井高这个人,心思诡谲,下手干脆利落,又黑又狠。

    “呵呵,井总,这种私事冯雪华哪里会对我透口风?要我说,这是好事。冯雪华一直在心里对你有意见的。她这次铁定完蛋。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带绿帽子?”

    “屁的好事!”井高没好气的道:“冯雪华只是个小角色,她对我有意见又能如何?现在商界里对我有意见的人多了去!现在一口大黑锅落到老子头上。须知卫文建那边不是好惹的。”

    姚圣明对井高突然的爆粗口有点不适应,这说明井高现在身上的压力很大。嘿嘿。其实,魔都那边谣传如此之猛烈,没准周明扬在里面推波助澜了。

    姚圣明干笑了两声,果断转移话题,“井总,你现在在京城?我和卫家的卫焕东有过接触。要不要我先去请他探探口风。”

    他当初“设计”冯雪华时就考虑到这一点。他要搞掉冯雪华这个脑筋不清醒的“伙伴”,免得被她拖累。但又不想让井高承受太大的损失。

    毕竟他和周明扬的约定属于机密。而目前他在井高这颗的大树下,小日子过的很滋润。至少他的长青集团总裁的位置不再是朝不保夕。老头子们就算对他有点小意见都得忍着。

    井高拒绝道:“我人在金陵。等会晚上的飞机回京城。等我回京城再说。”他没有提已经和卫敏君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姚圣明琢磨了一会,给一个民航的朋友打电话,“石头,你在民航的系统里帮我查一下井高今晚几点的飞机。”

    “行啊。我一会微信发给你。”

    “石头,谢了。回头我请你喝酒。”姚圣明给朋友说了一声,等了十分钟不到就收到消息:井高是乘坐今晚10点20分的航班由金陵回京城。

    姚圣明禁不住皱眉,坐在办公桌后舒适的老板椅里,陷入沉思中。井高如果身上的压力非常大,为什么要等4个小时后回京城呢。不是应该坐最近的一趟航班回京城和卫家接触,赶紧处理掉这次风波吗?最近由金陵飞京城的航班是9点多的。

    这是为什么?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一个人在家想爱怎咋整-放荡护士夹得我好紧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