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免费视视频女人一摸就是水 从头污到尾的章节

“他呀,不堪冷宫寂寞,昨夜投井自尽了咯。”

    姚瑶猛然抬眸,对上红岭富香的视线。

    红岭富香冲她嫣然一笑,“开玩笑的。晚上不需要他在井边打水,让他去睡柴房。”

    姚瑶又审视了她一翻后,才继续布菜,“娘娘今日见我,所为何事?”

    “本来我以为你没隔几天肯定会再来找我,谁知道你这么耐得住性子,连想也不想我?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叫人唤你过来。”

    姚瑶坐下端起酒杯给她斟酒,“然后呢?娘娘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还能说什么,就是想问问你,调查得如何了?我同你说的内容,可有出错?”

    姚瑶沉默不语,神色越来越阴暗。

    “哦,是不是调查起来十分困难?毕竟当年知道事情内幕的,都被赐死了。你又不能直接去质问皇上这个那个。看样子,真相在你面前,永远要蒙上一层薄雾了。”

    红岭富香哼笑一声,自兜里掏出一瓶药,推到姚瑶面前说道,“喏,送你的礼物。”

    “什么东西?”

    “毒药!”

    姚瑶猛然抬头,“什么?”

    “毒药!无色无味的毒药!”红岭富香托腮轻笑,“辱母之仇,你若不报,你就枉为赵思怀的女儿。”

    红岭富香是要让借她的手,杀了皇上?是这个意思吗?

    皇上密谋刺杀整个红岭家族,对于红岭富香来说,确实有灭族之仇。她想让皇上死,也完全合乎情理。

    “我听说,最近宫外传出你母亲和番族勾结之事,皇上若想弄死你,估计你在皇宫里,耍横不了多久了。”

    姚瑶接过药瓶,塞进心口,“多谢娘娘为我费心了。我敬您一杯!”

    “哈哈!好!我就喜欢你这不矫作的性子,干了!”

    一口饮下,“咳咳咳——咳咳——”姚瑶捂嘴咳了半天。

    “这酒不呛口啊,你这身子真是娇脆。嗤——”

    姚瑶放下酒碗问道,“娘娘,我能跟您讨要一个人吗?”

    红岭富香直接摇头,“不能。”

    姚瑶眯眼问,“为何?”

    “呵,我知道你跟我要的是谁,实话告诉你,那个哑巴,我也需要他。他那嘴巴,紧得谁也撬不开。折磨了他这么多年,没道理把他让给你,让你白白捡个便宜,对吧?”

    姚瑶不再言语,起身屈膝行礼,“咳咳咳……娘娘,妾身身子不适,就不陪您闲聊了。请辞。”

    红岭富香惋惜道,“可惜了你这一桌子好酒好菜,又没人陪我喝了。去吧——”

    “谢娘娘。”

    姚瑶转身踏出屋子,子墨赶紧跟上。

    直到走出行宫殿门,子墨再也憋不住了,忙问,“夫人,这冷宫里住着哪位娘娘这么大来头?竟然能把冷宫装饰得这么豪华?”

    “你也瞧出了端倪?”

    子墨翻眼道,“这都瞧不出就有鬼了!”

    姚瑶思虑了片刻问道,“你见这宫殿守卫武艺如何?”

    “门口两个一般般,但这屋子里倒是有个挺厉害的。”

    “你打得过吗?”

    “打不过。”子墨老实道,“我不太注重武艺修为,我是书侍,是文科生。学武只是为了自保。”

    姚瑶忙问,“那侯爷呢?”

    “他呀!”子墨骄傲笑道,“侯爷出马的话,那肯定是小菜一碟的咯。”

    姚瑶心头一痒,“我想让他帮我去偷人。”

    “偷人?”子墨震惊问,“夫人你想偷人?这不太好吧?我家侯爷不让你偷人,你还想让侯爷帮你偷人?这根本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姚瑶奇怪,歪头问,“我说我要偷个人,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啊?”子墨抽气问,“难道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不是那个……?”

    “嗯哼。”姚瑶不爽的瞪着他。

    子墨尴尬挠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想多了。”

    姚瑶扭头就走,“你去告诉侯爷,我要他帮我偷个人……”

    话还没说完,子墨吱声道,“夫人,你有求于侯爷的话,您亲自跟他谈。”

    姚瑶涨红了脸,“我不太想和侯爷瞎扯摆,很烦他。”

    “那我也帮不了您啊,我去说,根本说不通。夫人您求的事,只能亲自去求。”

    “咳咳咳……咳咳咳……”姚瑶气得捂着胸口直咳嗽。

    子墨为难道,“夫人,您不用对我用苦肉计,您咳死我都帮不了您。”

    “咳咳。行了!知道了!真是废物!”

    气呼呼地回了行宫,推门而入,“侯爷,我回来了。”

    “瑶儿,你总算回来了。”秦翼澜上前一把搂住她腰肢,“我肚子快饿死了,你才回来?”

    姚瑶奇怪问,“我不是给你准备了酒菜了吗?”

    “要喂!”

    “……”

    搞什么,她都还没开口求他办事他就这样折腾人,那等会儿,她如何开口才好?

    秦翼澜见她脸色略显苍白,询问道,“怎么了?”

    “咳咳咳,没事。刚刚喝了点酒,呛到了。”

    秦翼澜气恼道,“你这身子喝不了酒的。”

    “我知道。就喝了一口,意思意思。”姚瑶扯开他,牵着他的手,引他入座,“侯爷何必等我归来?你看饭菜都凉了。”

    “那你给我焐热。”

    “怎么焐!又不能放心口!”姚瑶瞪眼道。

    秦翼澜憋着笑意,“可以焐的,不用胸口,用你的嘴儿。”

    姚瑶眼珠子瞬间瞪圆,“你!”

    “又不是没这样喂过。”秦翼澜扯她入怀,让她坐自己腿上,“快点,我饿了。”

    姚瑶憋着怒气用力瞪他,满心满眼的不爽。

    自从拆穿了他装瞎之后,每次和他对视,她都会落下风,她实在不习惯被他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像是要把你从头看穿到脚跟为止,不把你身子看得骚热起来,誓不罢休。

    “侯爷,我有事求您。”

    秦翼澜一听,耳根子都竖了起来,“什么事,说来听听。”

    他要衡量衡量,她的要求,能够让他换来什么同等代价的报酬!

    “侯爷先应了我,我就给你喂饭。”

    “唔,这样不行。这样我感觉我会亏很多。”秦翼澜否决道,“夫人你先说,你想为夫帮你什么忙?”

    姚瑶憋着气,扭过头,“也不是非得寻侯爷才能帮到的忙,我去拖宋将军,他应该也能帮我。”

    秦翼澜瞬间拉下脸,“夫人,你过分了。”

    姚瑶哼哧问,“答不答应?”

    “再稍微加一点!”

    姚瑶拧眉嘀咕,“加什么?”

    “为夫许久没有给夫人涂膏脂了,我想……”秦翼澜边说,贼手边往她心口招呼去。

    只是这一摸,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嗯?这是什么?”他手快,一把就把药瓶掏了出来。

    姚瑶脸色微变,急忙抢过药瓶藏进袖口,“侯爷别乱动我东西。”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免费视视频女人一摸就是水 从头污到尾的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