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让你半个月下不了床什么意思^子宫吃不下呜呜灌满了

拧干净墩布,顾苟逃也似的回了教室,后面圆脸小姑娘也不追,冲身边同桌吴菲菲俏皮的挤了挤眼:“怎么样?帅吧!”

    吴菲菲一脸无辜,望着男生身影自后门隐去,摊了摊手:“你有毛病似的,哪就帅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讨论,卢玉掩面泪奔。

    十班教室里,他等梁晶晶扫完地,就一人拿着墩布慢慢拖,磨洋工似的,上课铃响起才险险的拖完。    

    元槿踩着高跟迈入教室,上了讲台后在身后留下一连串小巧的鞋印,她皱了皱眉,见优等生刚刚放下墩布就没好气道:“干活就拖拖拉拉,尽耍小聪明。”

    同学们大笑。

    顾苟无语凝噎,不知怎地又得罪了这位。

    得不到回应就撕作业本,她看到更是怒火中烧,好好的一本作业本中间撕两页,像是故意挑衅老师的威严。

    再说,看着也刺挠。

    滋——

    顾苟端起水杯吹开茶叶呡了一口,美滋滋。

    没办法,茶叶像是放久了返潮。

    下课后他找上了刘鹤,两人挤开碍事的卢玉研究起萌物来,顾苟负责说,刘鹤负责画。

    “不是素描,就最简约的线条勾勒就行,猫啊狗啊的随你,要卡哇伊,卡哇伊懂不懂?”

    指指戳戳,刘鹤一边满头大汗的应付他,一边还得在本子上画。

    逐渐一只长得像马的狗子勾勒成形,短短的尾巴长长的脸,四肢短短呲牙吐舌。

    搁下笔,刘鹤轻笑道:“你看如何?”

    顾苟疑惑的问:“到底是像马的狗还是像狗的马?”

    刘鹤指着自己的杰作,得意洋洋:“牙口齐整,当然是马!”

    “厉害!”顾苟冲他竖起了大拇指:“那角色就先暂定这么些,我先回去补充大纲了。”

    刘鹤摆了摆手:“去吧!”

    回到座位,翻出来个空笔记本就写上了。

    梁晶晶转过来手撑着秀气的小下巴看他,逐渐走神。

    顾苟计划晚上打电话问问,没想到中午吃饭的时侯英就打了通电话过来。

    举着手机,缓缓咽下口中的食物才接话:“说详细一些。”

    天成地产总经理办公室,侯英与一位穿着中山装的男子面对面坐着,男子笑而不语,前者冲话筒里讲:“就是捐些钱,工程马上完工,钱没了!不过也不是白捐,搞了个小型拍卖会,全凭自愿。”

    顾苟挑了挑眉:“我捐可以,但方式我不认同,我看基础都建设的差不多了,这样吧!那么宽的河道里面能做的文章简直不要太多,迪斯尼乐园咱比不了……”

    他滔滔不绝的说。

    电话合上,侯英向对面男子解释道:“拍不拍卖无所谓,可以大伙凑一下份子,建成足矣吸引全省乃至全国游客的游乐园,各家出多少,再细细分配。”

    “倒是一个好主意,本来计划是全部免费开放的,那咱也学一学外面,搞得再洋气一点,就怕钱不够啊。”说完男子轻叹了一声。

    侯英表态道:“一个条件,那边的人手我接了,大头天成地产出,先把基础打好,再把动静大的搞出来,钱若还不够慢慢再填补,您要知道,泉江足够长,封闭一小段也不影响别人转别处。”

    男子蓦然被点醒,笑道:“是啊!我怎么才醒悟过来,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去与他们谈谈,你等我通知!”

    刚起身又坐下:“刚才那是你外甥?听着声音年纪也不大。”

    侯英就笑:“甩手掌柜,大方向抓一下,来了兴致说一嘴,我若没底就问问他意见。”

    “他今年十几了?”其实这位清楚的很,但借这个话题想多侧面了解一下。

    “哈哈!87年属兔,过了生日正好14周岁,傻子似的把自己生生记大了一岁,我觉着好笑就没提醒他。”

    对方也是乐不可支:“是得瞒着他,不然你这个长辈再想从他身上找乐子怕是难如登天咯。”

    两人相谈甚欢,侯英捡着一些外甥的糗事讲,例如:过年在外婆家把院中苹果树开出的花当成洋槐花拔了个精光。

    总之,怎么听起来像个顽童怎么来,趁年幼能搏一搏人家厚爱自是要替他争取一下。

    侯英在揭小外甥的短,另一边顾苟却是悠闲的在听邻居的笑话。

    家丑不可外扬可不是说说而已,山上大伙闲着没事来回串门,家长里短的但凡透出一点风,事情就能传的沸沸扬扬。

    这次出洋相的郭进,与顾苟闲聊的是早前一个院子住的薛东,这家伙个子不高眯眯眼,讲故事倒是一把好手。

    他比顾苟大一岁,绘声绘色的讲起来滔滔不绝。

    还是怨郭进家妈嘴巴不严,孩子正值青春期,上医院割个包皮被传来传去传得面目全非,有说阉了的,也有说少了一边。

    其实他还不止这一件,记忆中第一次是抓了条蛇回去,差点把自家老妈吓得跳上房顶。

    还有一件是去张军家背后的木材厂沙堆里刨吸铁石,与门房犟嘴,被沿着铁轨拖进小黑屋里一顿爆锤,当时顾苟吓坏了,警告了一句那人拔腿就溜,顺路报了警,又一溜烟跑回去通知他母亲。

    事情闹得不小,当时顾苟就几次提醒小伙伴不让进大门就换处矮墙翻进去,结果人不听,门房叫他过去他就自己送上门。

    这问题也不好解释,顾苟就笑眯眯的应付他,薛东讲半天毫无所获,转身又去了下面顾宋宋小屋中秀口才去了。

    当年顾苟就被他借用小鱼儿的‘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给骗得顶礼膜拜,想再哄他?

    哼!

    不同与家中老三,崔宋宋倒是很好哄,只一会儿下面就哄笑起来。

    两人倒是一憨一精搭配得当。

    下午,老班也宣布了十月份的安排,很紧凑,对顾苟来说。

    首先是月考,紧接着是秋季运动会,再紧接着是他生日,再过一周就轮梁晶晶当小寿星。

    聂倩身为班长,抓壮丁抓到了顾苟这,在后排杵在他跟前,凝视着他义正言辞道:“集体荣誉感就没有一点?咱班体育怎么只能靠女生?我们是女排吗?你们是男足?”

    对方四连问,他无言以对,勉为其难道:“那就报一项好了,只有一点不能是长跑!”

    聂倩嗤笑道:“怕出风头?缩头乌龟!”

    梁晶晶就恼了,拍桌怒声一字一顿道:“不、准、长、跑!”

    “好啦好啦知道了!”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让你半个月下不了床什么意思^子宫吃不下呜呜灌满了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