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好痛我不要了你快出去*餐桌下手指噗嗤噗嗤h

 房内果有人呼吸之声,声音细微但李羽坤耳力甚佳却也听得清楚。那人忽然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这便如何是好?”听说话声音是个年纪稍长的女子。

    李羽坤心道:“莫非房中之人便是李夫人?”他虽曾见过李问剑之妻,李灵的母亲薛凝香,但时隔已久此刻却也辨别不出说话的是否是李夫人。

    那女子忽然又低声哭了起来。李羽坤听她真情流露,哭得十分伤心,不知在为何事难过,难道她果是李夫人,已听到李庄主失手被擒之事故而伤心难过。想起大哥程醉风,引起共鸣,心中一酸,当即便想出声安慰。哪知忽又听得一人道:“娘啊,爹爹已遭那奸人所害,我定要找到他,把这恶贼碎尸万段!”

    李羽坤大吃一惊,心道:“怎的还有个青年男子也在房内,我却未曾发觉。他叫这女子娘,那她就不是李夫人了。那这女子是谁?这青年男子又是谁?他们怎会在这问剑山庄之中?”    

    只听那女子止住了哭泣,低声道:“你爹爹这几年来隐姓埋名,暗中四处奔走,为得便是有朝一日能够重振昔日之声威。可想不到他……他竟身遭惨死,也没给咱娘俩留下什么嘱托。”

    那男子接口道:“一直以来,爹爹他老人家承受了太大的重任,近年来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喜欢听信一些阿谀奉承之言。但我明白他始终念念不忘的事情便是重振神龙帮的雄风。这次神龙现世,想必是老天爷赐给我神龙帮的良机,只不过爹爹他却一直不肯详说神龙之事。娘您可知晓?”

    李羽坤心道:“原来这男子是神龙帮帮主史青锋的儿子史东白。世上竟有如此凑巧之事,教我在此地遇着这对母子。看来我在山庄门口所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人想必就是这史东白了。”当即便想出言提醒,现身相见。

    却听那女子柔声道:“东儿,先别说这神龙之事啦,多日不见,快让为娘仔细瞧瞧你。瞧你脸都瘦了一圈啦。咦,你的耳朵……啊!你不是东白,你是谁?”

    那史东白颤声道:“娘您怎么了?我是东白啊,是您的亲儿子。”

    只听得椅子倒地之声,那女子道:“你休要来骗我!天下又有谁人认不出自己的儿子。快说,你到底是谁?你爹……我……史帮主他现在身在何处?”

    那男子冷笑道:“史夫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外号千面人,自问易容之术天下无双,若是我与史东白一起对着铜镜,只怕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我自己了的。”

    那史夫人淡淡道:“千面人?哼,即便是你的易容术再厉害,我也能看穿你不是东白。快说,你把东白怎么了?”

    那男子道:“令郎现下正在鹤州城中做客,史夫人不必挂念。令郎托我向史夫人请教神龙之事,还请伯母指点。”

    史夫人道:“神龙乃本帮圣物,关乎神龙的秘密向来只有帮主亲知,其他人等一概不得多问,奴家一介女流,却又如何知晓?”

    男子道:“我与令郎东白知交甚久,颇为投缘,我平日对他十分照顾,倒也未求回报。史夫人倘若告诉我神龙的事情,我自然感激万分。否则只怕今后无心无力再照料东白了。”

    李羽坤寻思:“这千面人之前假扮史东白诱骗不成,又好言求恳转而出言威胁了。”

    史夫人哼了一声,淡淡道:“别说我不知道神龙的秘密,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倘若东白此刻真的在你手里,我告诉了你,那不是害了他吗?”

    李羽坤心道:“史夫人倒是很有见识。”

    那男子冷笑道:“看来史夫人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虽说我一个大男人从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欺负女流之辈,今日也只好破例了。”

    李羽坤“嘿嘿嘿”冷笑三声,道:“欺负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出来与我单挑!”

    那男子道:“什么人在房外偷听?看招。”李羽坤只觉一股掌力袭来,将那窗纸击穿,掌力未尽,直奔李羽坤而来,竟是劈空掌。

    李羽坤身子陡然弹出,避开掌力。那人一脚踢开房门,一掌重重劈出,接着身子窜出,四下张望,不见一人,知已上当,回身房中,见另一边的窗户大开,史夫人也不知去向。那人连连跺脚,掠上房顶,四下打量,不见人影,又跳回院中,推开一扇木门入内。

    原来方才李羽坤趁那人出房,以绝妙身法闪身进了房内,拉起史夫人钻入床底。待那人离去多时,不曾听到有人回转的声音,两人才轻声出来。烛光之下,只见史夫人一身青衣,约莫四十来岁年纪,一头黑发盘起,斜斜插了一支珠钗,颇有风韵。

    李羽坤摇了摇手,示意史夫人不要出声。史夫人脸现疑虑,皱了皱眉,指了指李羽坤,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外面,轻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这位大侠若信得过我,便跟我同去。”

    李羽坤点点头。史夫人快步迈出,竟也身怀武功,而且轻功不弱。李羽坤心中一宽,跟着她出了房门。

    李羽坤跟着史夫人穿过三道门,两个院子,来到一处偏房。史夫人推开房门而入,李羽坤紧紧跟随,心道:“她怎得对山庄如此熟悉?”

    史夫人关了房门,此时天已露白,房内陈设已依稀可见。只见房内除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张板床,并无他物。史夫人在一张椅子里坐下,指了指对面椅子。李羽坤走过去坐下,两人面对面坐着,谁也不开口说话。

    良久,史夫人道:“大侠目光清澈,神色正气凛然,当非奸邪,奴家可以放心了。想必大侠心中有好多疑问,不妨直言,奴家定然知无不言。”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好痛我不要了你快出去*餐桌下手指噗嗤噗嗤h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