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肉体拍打发出啪啪声.1v1各种play

“这可是江湖术士耶!当军师?”陶七妮优雅地翻了白眼道,“这大燕真得是气数将尽了。”

    “你小看那位先生了!”姚长生双凤眸看着她微微一笑道,“没有扎实的功底,敏锐的洞察力,是看不出老太师的来历的。”

    陶七妮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察言观色确实有一套,前面算命为何那般准,我不相信他没有帮手。”    

    “这就不得而知了。”姚长生闻言勾起唇角莞尔一笑道,“走了。”拉着她就走。

    “等一下,等一下,李先生。”陶七妮反手扣着他的手道,“你看是李先生吧!”

    姚长生回头看过去,果然看着李道通朝卦摊走去。

    “难道他也要算命。”陶七妮随口说道。

    “谁知道呢?”姚长生闻言微微摇头道,“看下去就知道了。”

    “借过,借过,闪开,闪开。”李道通带着侍卫扒拉开人群,走进了卦摊,抱拳拱手道,“林先生。”

    算命先生站了起来,诧异地看着李道通道,“李先生你要算卦?”

    李道通因为在疫情期间登记城中瘟疫情况,大家都认得他了。

    “不是,不是。”李道通看着他摆摆手道。

    “那李先生所谓何来啊?”算命先生看着他不解地问道。

    “观邦啊!我来给你道喜来了。”李道通满脸堆笑地看着他说道。

    “李先生这喜从何来啊?”林观邦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城中百姓都在议论你,说你真神了,你这卦算得太准了。”李道通看着他大大的夸赞道,“你说你有这么大的能耐,有未卜先知之能,又写的一手好文章,我们主上贴出这招贤榜你为什么不揭榜呢?”食指点着卦摊道,“你说你流落江湖这是干什么?你为啥不投靠我们主上呢?”双手抱拳朝金陵王府的方向,拱了拱手。

    林观邦重重的叹口气道,“唉……别提了,当年我也是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读过万卷书。也曾进京赶考,怎奈没有银子给官府送礼,名落孙山,一怒之下沦落江湖,养家糊口。”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李道通看着他笑了笑道,“你那时候进京,那是去燕廷。现在金陵可不归大燕管了。我们主上礼贤下士,贴了招贤榜了。凡有一技之长,皆有大用。你呀!到哪儿去,亏不了你。”

    “这可不敢说?”林观邦眼神游移着撇撇嘴道,“你们主上帐下能人异士颇多,哪里会看得上,我这穷酸书生啊!咱就不去哪儿丢人现眼了。”顿了一下又道,“再说我没有介绍人啊!人家能收我吗?”

    “这不我来请先生了,我将你介绍给主上。”李道通拍着胸脯保证道,“一准儿能成。”

    “如此在下先谢谢了。”林观邦双手抱拳作揖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不算卦了。”李道通看着围观的百姓说道,把卦摊上的东西用包袱皮一包,扛在肩头,拉着人就走。

    老太师一看差点儿没蹦起来,这是被人家给截走了。

    这个混蛋怎么拆老子的台呢!本来我想收留这个人。

    结果让楚九给截走了,气得老太师是吹胡子瞪眼睛的。他伸着手有心把人家喊住,却又不敢。

    老太师还没忘了自己站在人家的地盘上,只能气呼呼的看着人家走了。

    姚长生和陶七妮两人这看得也差不多了,转身朝王府走去。

    姚长生将陶七妮送回藏书阁才去了书房,面见楚九。

    &*&

    姚长生经过亲卫的通禀后,跨进了书房。

    “主上。”姚长生双手抱拳行礼道。

    “长生来的正好,燕廷有动静了。”楚九指指左侧的椅子道,“坐。”

    姚长生坐了下来看了看李道通和林观邦,俊楠也在。

    “这位林观邦察觉燕廷来人了,来头还不小。”楚九将刚才林观邦禀报的事情转述给了姚长生。

    “我知道,林先生算卦的时候,我也在,来的是老太师。”姚长生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们说道。

    “什么?”众人脸色微变。

    “他亲自出马啊!”郭俊楠心里算了算道,惊讶地说道,“这位可八十了。”

    “这还能骑得了马,还能拉开弓吗?”李道通特不厚道地说道。

    “人看着顶多六十出头。”姚长生目光扫过他们道,“既然他来了,那么他身后的兵马也离的不远了。”

    “老太师亲自出马的话,兵力肯定少不了,这兵器方面也会比攻打襄阳的荆州各部人马要先进的多。”郭俊楠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老太师的兵力就是加一倍甚至两倍,要想拿下固若金汤的金陵城也难。”李道通双眸湛湛地看着他们自信地说道,“何况还有长江天险呢!”

    “咱们的人时刻注意着长江防线,没见兵马从北方大举而来啊!”郭俊楠皱着眉头道,“这老太师不会只身犯险。”

    林观邦抿了抿唇犹豫不决地看着他们。

    “林先生有话要说。”楚九看着嘴不停的张张合合的林观邦道。

    “老太师这兵马会不会从南方调。”林观邦斟酌着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长江南岸一线都被各路义军把守着,老太师哪里来的兵。”李道通想也不想地说道。

    “李先生说的是事实,林先生,这老太师哪里还有兵马可用。”楚九目光温和地看着林观邦说道,“林先生继续说?”

    “当初顾少帅攻打金陵的时候,金陵防御空虚,几乎是一座没有反抗力量的空城。”林观邦目光直视着楚九说道。

    “我知道了。”楚九闻言黑眸轻闪意味过来道,“当初金陵守军,被调往两广剿匪了。”

    “这确实值得注意。”李道通闻言立马说道。

    “金陵守军正是老太师的干儿子。”姚长生忽然想起来看着他问道。

    楚九食指敲着书案道,“看样子老太师有备而来且来势汹汹啊!”目光扫过他们道,“咱们该怎么办?”

    “有金陵城在,咱们不能跟他们硬碰硬。”李道通闻言立马说道,“只是这金陵库存的粮食可不太多了,稻子才刚播进去没多久。”

    “李先生的意思很明白,咱跟他们耗不起,不能让老太师围而不歼。”楚九面色阴沉如水道。

    “那咱们只能主动出击了,不能只是防守了。”姚长生冷峻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可现在如何主动出击啊!”楚九忧心忡忡地说道,“老太师亲自出马,这红衣大炮可少不了。”

    “像六一他们那样,炸了它。”郭俊楠想也不想地说道。

    “不行,这不现实。”姚长生闻言黑色如琉璃似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为啥?”郭俊楠竖起眉毛看着他说道。

    “江南到处都是水田,你往哪儿躲。”姚长生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而且这震天雷不能见水,见水就完蛋了。”

    “啊呀!”郭俊楠拍着脑袋一脸的懊恼,“我都忘了这是江南,河道纵横,确实不能向北方一样随便的挖地道。”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们说道,“那怎么办?这老太师亲自出马这红衣大炮的数量,咱得多算算。”

    一句话让众人陷入了沉思,该怎么办呢?

    林观邦眸光游移,嘴张张合合的,最终选择了闭上嘴,敛眉沉思。

    “你有话就说。”姚长生看着吞吞吐吐的林观邦开口道。

    “呃……我这是不太成熟的方法,有点儿冒险。”林观邦紧张地看着他们不安地说道。

    “说!大家一起商量。”楚九闻言眸光平和地看着他鼓励道。

    “这金陵城外都是开阔地可以挖壕沟,不管是红衣大炮还是攻城的战车,他都得走平坦的路。”林观邦明亮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越说越流利,说出自己的顾虑道,“只是离金陵城太近了,这人打马就来到城墙下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姚长生双手抱拳朝他拱了拱。

    “把壕沟给挖的,让他们甭管马匹,还是战车都过不来。”楚九搓着手掌看着他们说道。

    “这南边不缺竹子,这壕沟里给他们插上竹刺,让他们有来无回。”李道通兴奋地说道。

    “那杀伤力太小,这壕沟下给他们埋上震天雷,掉进去,炸它丫的,保管拉上来也别想再用。”姚长生眸光平静地看着他们说道。

    “那咱就计算好距离,挖壕沟,挖遍地壕沟。”楚九拍板定案道,“只要不是打水战,咱现在不带怕的。”

    楚九深邃的目光落在林观邦身上道,“林观邦啊!你的大名现在可是全城皆知,真乃神人耶!”

    “惭愧,惭愧。”林观邦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在主上这真神面前都是雕虫小技。”

    “你怎么算得那么准?”楚九好奇地看着他说道。

    “真的是从卦签上看出来的吗?”郭俊楠眨眨漂亮的双眼充满好奇地看着他说道。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肉体拍打发出啪啪声.1v1各种play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