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刘睿车上日纪小佳/相公别在这里

第二天。

十分正经的第二天。

*?(???)?*。

冷静版的宫野桃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自禁地咳嗽了两声,“我感冒了?”

开玩笑。

“我怎么可能感冒。”

宫野桃咽了口唾沫,嗓子有点疼,那就是上火了。

“咦,我的耳朵为什么也疼,胸口为什么也有点疼?”

昨天她去打架了?

的确打了,不过对方只是头比辣鸡还辣鸡的恶灵,甚至不够她塞牙缝。

“那就是姜直树的锅!”

那个死混蛋,不知从哪儿学来了一堆不正经的术,说不定就是他在偷偷下咒。

霸气出门,姜直树本人已坐在客厅吃早点。

“我柜子里少了一套衣服,是不是你拿了?”

姜直树懵懵的,“什么衣服,你在想什么小姨,我拿你的衣服干什么?”

“那可说不定。”

宫野桃双手环抱,“你的思想有多肮脏,我早就见识过了,呵,男人。”

闻言,姜直树不接话,邀请桃小姨坐下来一起吃早饭。

今天早上他发现桃小姨没做早餐,便下楼买了两份回来。

“哼,这还差不多。”

小姨大人傲娇地落座,咬了口素包子,艰难地吞咽下去。

“算了,你自己吃吧,我不太饿,还有点困,午餐你也自己解决。”

目送小姨大人回房。

姜直树默默地说道:“昨天我没逼你吃,是你自己非要吃,所以不能怪我。”

……

终究他一介凡人没能经受得住稻禾神的诱惑。

既如此,还不如把那六个小极端都搞定了。

当然只是小搞定,玩大的他不敢。

昨儿完事之后,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桃小姨把发生的事情忘掉。

更进一步,中级催眠不顶用,然后刚才来找姜直树就不是傲娇的宫野桃,而是提刀的稻禾传说了。

“所以说,这种事就不能有开头,开了就合不上……”

不过,姜直树的心态很好,一女孩、一妖狐、一个雪奈姐,他仍然是感情专一的阳光好男人。

开开心心上班。

开开心心午餐,姜直树的另一张卡上收获30万绩效提成。

晚上回家,桃小姨的精神状态已完全恢复。

没有买包包,好评。

没有买化妆品,好评。

只买了一件夏天的衬衫。

姜直树本打算来个中评,一看标签上面的8888円,不用问,他昨天带回来的1万円又特喵的没了。

这!这!这!

这是逼姜直树开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威力加强版。

他已经不是昨天的姜直树,桃小姨也不是昨天的桃小姨。

今天晚上,粉红色若是敢出来,直树指定让她戒饭一整天!

可惜等啊等,宫野桃整个晚上貌美如花,并无半点异常。

“嗯,她不是说她的问题有些像情绪日么,六个已经出来了四个,剩下的两个居然憋得住?”世界,您好!

事实却是,桃小姨不仅周五一天正常,周六也如是。

倒是姜直树总是盯着她看,令宫野桃警惕之心暴涨,多次质问他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告诉你,有需要去找久之田雪奈,织子不也对你百依百顺么?”

宫野桃霸气地说:“你别忘了,我是稻禾,我吃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都要多,你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吃了你!”

然后,姜直树拍了拍她的胳膊,又拍大腿,期待稻禾神变身吃人。

宫野桃笑,“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激怒我,占我的便宜……老娘聪明着呢,早便看穿了你的阴谋诡计。”

话是这么说,说完之后她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会这样?”

宫野桃的脸色极速变化,“以前我对任何人类的近身接触都是极度厌恶,对姜直树也是一样。”

“可刚才他摸了我两下,我竟然不想反抗。”

“不,想是一定想的,但我的……身体……已经逐渐接受了他?”

这是个非常恐怖的消息。

今天是摸不反抗,明天便有可能是搂搂抱抱,到了后天变成亲,大后天她不就变成了姜直树的形状?

冷静的宫野桃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不行,他的能力太克我,说不定正是因为此,他才让我留在他身边半年一年。”

“一年之后,我和他真成了御灵御主的关系,怎么折腾我还不是他说了算?”

没错,这地方不能再呆了,稻禾·宫野桃立马战术撤退。

一步离开市区,几步离开高仓市,危机感减轻大半。

然而还没等她开心,身体忽然转向,“唰唰唰唰”,她又回到了那间公寓宿舍。

“姜!……直!……树!”

宫野桃一脚踹开房门,将直树扑倒在沙发上,又啃又亲。

“我去,你发什么神经?!”

姜直树正在思考下礼拜如何向吉野凉太要点权限,查查东西,突然被袭击,脑子嗡嗡的。

“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脾气的,唔!……”

“我平时让着你,不是因为我怕你,唔!……”

“宫野桃,我可要开始反击了!”

正这时,姜直树发现,桃小姨的头发已变成浓艳的紫色。

看她凶猛的亚子,紫色大概就是六小只当中最恶劣的杀戮性格?

“姜直树,我为什么不能离开了?”

“又是你干的对不对,我要杀了你!”

紫色的桃小姨凶残极了,撕起衣服来亦是迅速果断。

姜直树往下一按,紫色桃立即要住,凶狠地说:“我要废掉你,我要杀了你!”

嗯嗯嗯,这便是野性的魅力,红粉桃表演过,但完全不是一种味道。

姜直树:“呵呵呵,就凭你,除非你再来六个小时!”

凶狠的紫色桃:“我怕……唔,你……唔,吗?”

……

天气晴朗的星期天。

宫野桃醒来时,姜直树已经外出去接八云织。

“咳咳咳。”

“我的嗓子还没好?”

耳朵疼、心口疼,“总感觉我忘了点什么。”

宫野桃打开衣柜,又少了一套衣服。

“姜直树,还不承认,一定是他偷了我的衣服,然后去做不正经的事!”

“呵,男人。”

“就算他的能力对我有所克制,到最后依然会情不自禁地爱上我,到时候!……咳咳咳。”

“那家伙拿我当佣人使唤的这些,我一定加倍还给他!”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刘睿车上日纪小佳/相公别在这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