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啊别顶了这里是办公室*同学吃了我的奶作文

楚修辞刚才说,他只是为了不让墨肆年妨碍他,至于妨碍他什么事情,昨天下午的情况,已经表现的再清楚不过了,不是么!

沈町然怎么都没想到,白锦瑟和墨肆年救了她,她却把墨肆年害了!

楚修辞一转身,就看到沈町然呆呆地看着自己,就像是傻了一样。

他脸色微变:“然然……”

沈町然猛地后退一步,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你别过来!”

楚修辞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沈町然!”

沈町然一步一步后退,死死地盯着他:“你为了不让墨肆年和白锦瑟帮我,所以联合别人对付墨肆年,现在,墨肆年出事儿,对不对?”

楚修辞没想到,全都被沈町然听到了,他紧绷着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沈町然突然就哭出来,迅速的转身,往花店里跑进去,她直接拿起一把水果刀,就抵在自己脖子上,哭着看向楚修辞,目光就像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一般:“你这个魔鬼!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呢,墨肆年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跟白锦瑟,把我从墨子涛那个花心大少手里救出来的,您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儿,你不是要带走我吗?你来啊,你再往前一步,我死给你看!”

楚修辞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沈町然的情绪激动的厉害,手一抖,脖子上都出现了一丝血痕。

楚修辞顿时神色大变:“然然,你别乱来,我走,我现在就走,求你……别伤害自己!”

沈町然刚才实在没办法了,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楚修辞这样的魔鬼,她也是没办法了,才有自杀威胁楚修辞。

她不知道的是,她已经是第二次在楚修辞面前自杀了。

所以,楚修辞是真的被她这种诛心的行为吓到了。

他立马后退:“我走,我现在就走!”

他说着,看着沈町然,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一步步离开花店。

沈町然看着楚修辞离开花店,迅速的将门从里面锁起来。

做完这些,她才靠着玻璃门,直接滑坐在地上,大声哭出来。

白锦瑟本来打算等一会给楚修辞打电话,却没想到,沈町然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电话刚接通,白锦瑟就听到沈町然哭着说:“锦瑟,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个劲的道歉,让白锦瑟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产生一种不妙的联想,毕竟,警方才告诉他,墨肆年失踪前跟楚修辞联系过!

她脸色有些难看,沉声道:“你跟我道歉做什么?”

沈町然的声音带着哭腔:“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偷偷调查楚修辞的,如果不是我调查他,他肯定找不到我,这样,他就不会找到兰城来了,也就不会有昨天下午的事情了!”

白锦瑟已经隐约把沈町然说的话,跟墨肆年失踪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声音都不自觉严厉起来:“沈町然,究竟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沈町然听到白锦瑟的声音,直接哭了出来:“楚修辞想带走我,你跟墨先生帮了我,他觉得你们碍了他的事,他跟别人联合,还的墨先生出事儿了!”

沈町然说完,眼泪直接唰唰唰往下掉。

她是想报仇,对付楚修辞,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尤其是白锦瑟和墨肆年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白锦瑟脸色铁青:“所以,墨肆年失踪,跟楚修辞有关,而楚修辞来到兰城,都是你一手导致的,是吗?”

沈町然只是哭,不说话,可是,从她的态度,白锦瑟就知道,她默认了。

白锦瑟直接闭上眼睛,她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对沈町然愧疚,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间接害了墨肆年!

她神色阴沉的可怕:“沈町然,楚修辞把墨肆年弄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沈町然哭着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他跟别人联合对付墨肆年?”白锦瑟气的声音都在发抖。

沈町然吓得声音都变小了:“我……我听见楚修辞跟别人打电话,偷听到的,可是……墨先生好像不在楚修辞手里,他跟对方还吵架了!”

白锦瑟气的胸口起伏不断:“沈町然,你是蠢吗?你为什么要招惹楚修辞,他现在是个疯子,你也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他们让墨肆年出车祸,血都溅在方向盘上了,墨肆年现在生死不知,你满意了?”

沈町然哭着摇头:“锦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世界,您好!,我之前……我之前只是以为,你不愿意把我扯进过去的恩怨中,所以才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可是……我以前的事情,并不难查,虽然我失忆了,但我看到了父母死亡的真相,我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啊!是我对不起你跟墨先生,锦瑟,真的对不起!”

白锦瑟闭着眼睛,神情憎恶,她也不知道,她在憎恶自己,还是憎恶沈町然。

总之,她真的后悔了。

她一字一句的说:“沈町然,我真后悔帮你!”

这话真的诛心了,沈町然知道白锦瑟对自己失望到了极点,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锦瑟,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不管怎么说,我父母都是他害死的,不是吗?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报仇……”

沈町然难过的有些语无伦次,白锦瑟却不想再听她说什么了。

她冷声道:“以后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沈町然……最后送你一句,凡事好自为之,你记忆不全,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白锦瑟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沈町然是否要找楚修辞报仇,跟她没有关系,她现在只想保住墨氏集团,找到墨肆年,她希望墨肆年回来的时候,看到一切都是好的。

她挂了沈町然的电话,给楚修辞打过去。

这次,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接通了。

楚修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白锦瑟!”

白锦瑟声音冷的萃冰:“是你和墨钟贤合作,害墨肆年出了车祸,是吗?”

楚修辞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其实就猜到白锦瑟要问的是这件事,他坐在车里,疲惫的靠在座位上:“是,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我会尽力找到墨肆年的!”

白锦瑟直接问:“墨肆年是墨钟贤的人带走的吗?”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啊别顶了这里是办公室*同学吃了我的奶作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