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王爷肿胀深埋体内*办公桌下含弄

“前世”的秦亦瑶,确实在火器之上十分有天赋。

倒不是制造或是创作,而是她十分擅长将武器的用途最大化,后期苏家提供的那些火器,便是苏夙没有想到的,经过她提醒改良,都能够产生更大的威力。

因着这个原因,在太子登基的路上,秦亦瑶也算帮了不少忙。

虽说只有几次,但也足以让苏夙看见她的天赋,才会提出去兵部看看。

而秦亦瑶现在左右也没有想法,于是答应下来,两人约好明日太学院休息就往兵部去。

回去的时候,苏夙特意去找了孟敬,后者听说是她来还微微惊讶。

等见上面,他便和蔼笑道:“夙夙可有什么断缺的?我叫你高姨娘过来。”

这是把她当小孩子来要东西了。

苏夙摇了摇头,小大人似得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夫人将我和阿姐都照顾的极好,没有什么断缺的,我今日过来,是找大人有要事要说。”

孟敬心想小孩子能有什么要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却听苏夙又开了口。

“明日四公主要跟我去兵部一趟,不过我不知道会不会放行,就来问问大人。”

孟敬一愣,随后就有些手足无措。

“四公主去兵部做什么?”

“去玩儿啊,”苏夙眨着眼睛,虽说提出的确实是要事,但面上还是一副单纯模样,叫人不会深想。

“四公主说自己对朝中各部都很有兴趣,我想着大人是兵部的,先去那儿看看还方便些,就跟四公主提议啦。是不是给大人添麻烦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秦亦瑶先有的性质,苏夙才会提议。

孟敬哪里敢说皇帝的女儿给自己添麻烦?忙摆了摆手。

“不麻烦,既是公主想去,明日我自会安排。”

说着又小心跟她打探,“四公主可还说了什么别的?”

“没有啦,明天就我和公主两个人,皇后娘娘都不知道的。”

孟敬稍松一口气,再想想就算是皇室视察兵部,也断不会叫一个公主来,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头。

“那夙夙最近在孟家住的可还习惯?”孟敬跟她寒暄了起来。

苏夙点点头,“夫人对我可好了,前几日还送了衣裳过来,说要变天了,叫我和阿姐多穿一些。礼哥哥也送了玩具给我,还有绮儿姐姐,前些时日太后寿辰,我带她去宫里,还跟四公主玩了许久呢。”

孟敬不由惊讶,“那高姨娘呢?对你们可算照顾?”

“高姨娘?”苏夙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我都好久没见到高姨娘啦,长什么样子都快忘了。”

孟敬脸色一沉。

而苏夙在椅子上晃着小短腿,还老神在在地提醒道:“四公主脾气可凶啦,孟大人若有什么没藏住的小秘密,可要好好藏着哦。”

说着从椅子上跳下来,小短腿蹬蹬的跑远。

孟敬瞧着她那欢快的身影有些无奈,心道还是个孩子,连提醒的话说的都这么像在过家家。

然而仔细一想,苏夙会说出这些话,就说明她把孟家当成了自己家来考虑。在往长远来看,以苏夙和皇室这些人的亲近,以后说不定能提醒的更多。

心中这么计较着,便也陷入了沉思。

高明丽进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么一副神情。

“老爷有心事?”高明丽端着莲子粥进来,十分温柔的问道。

孟敬回过神来,低低应了一声,“只是突然觉得,夙夙在咱们家也不算是拖累,甚至可以说是个福星。”

高明丽盛粥的手微微一抖,那莲子啪嗒一声掉进了小盅里,如同她心中那咯噔一下。

不过只是片刻,她就换做一副平静来,笑问:“老爷为何这么说?”

“我现在虽说只是兵部侍郎,但尚书的任命,只怕不日就会下来,这对我孟家是好处,但也有不得不考虑的弊处。比如说,咱们还没有投奔皇室的势力,日后若有人针对,也难以对抗。”

高明丽对这些一向都是不太明白,所以问道:“老爷说的这个,又和夙夙有什么关系?”

孟敬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继续解释这简单的问题,“夙夙是云逍王的王妃,这便是咱们与皇室之间的联系。”

世界,您好!高明丽听了大惊失色,“老爷的意思是,要拥立云逍王?”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孟敬一把拍在桌上,怒而斥之,“这种话在家里我不想听到第二遍,出去你也给我管好这张嘴,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高明丽也清楚自己说错话了,委委屈屈的压低声音。

“妾身就只懂得这些内宅之事,外头自然是由老爷做主,妾身不懂也在常理之中嘛。”

说着扯了扯孟敬的衣袖,这是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姿态。

然而这次的孟敬却并没有给予回应,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如果是她,那么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甚至于为自己分担,为自己出谋划策……

“总之你只管记着,夙夙能决定咱们孟家以后能走多远,平时能与她拉进关系,就别嫌自己过于殷勤。”

“妾身谨遵老爷教诲。”高明丽乖乖应了下来,随后脑子一转,突然提议:“要不然妾身收她做义女吧,想我高家也是个门第,不算辱没了她。”

孟敬听了却只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亏你也好意思说不辱没她这种话,她可是嫡亲的王妃,轮得到你一个小妾来说她做义女?”

此言一出,高明利手中的帕子攥紧,只差没当场撕裂开来。

但她面上还得挂着遵从,规规矩矩的应下。

“没胃口了,我出去走走。”孟敬推开那动都动没动一下的粥碗,就往外头去,高明丽也没敢拦,只让自己身边的侍女跟着,看看他究竟去了何处。

然而那边,在出了自己屋子之后的孟敬,却走上了一条并不熟悉的路。

孟夫人许敬楠自从小产心灰意冷之后,便搬出了正院,说要诚心礼佛不问外事,他也一直避着,而今走上这条路,也算有些难得。

只是孟敬没想到的是,今晚本想与她促膝深谈一番,却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王爷肿胀深埋体内*办公桌下含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