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小东西想不想要-校花张开腿疯狂娇吟

一时间这饼子递到他面前的时候,程宁顿时有些惶恐地摇了摇头,下意识就想拒绝。

只不过祁墨箫一个目光却朝他扫了过来,制止了他心中那样的想法,与此同时,只见祁墨箫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既然是绿星姑娘拿给你的,你便收着就是。”

这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却带着几分打趣的意味,渐渐的,程宁微微脸红,将饼子收了下来。

“多谢绿星姑娘……我会好好吃掉它的!”

因为这里还有这么多外人在场,所以程宁有些放不开。

原本只听他说了前半句,绿星脸色还有些不好看,但听到他补充的后半句后,绿星这才眉开眼笑,对他点了点头。

用过早饭之后,祁墨箫便没有再耽误时间,迅速上了马车。

程宁则坐在马上一边赶马,一边吃着绿星给他做的饼子,心里有些暖烘烘的。

可这两人到了皇宫之后,祁墨箫却并没有入金銮殿上朝,反而在御书房等着皇上到来。

而程宁则去前朝给祁墨箫告了个假,他也顺便给皇上带了个话,告诉他祁墨箫在御书房等他。

因为这消息十分隐秘,所以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

只不过皇上心中却有些诧异。

他扫了一眼,底下站着的满朝文武,心中不禁思忖起来。

这祁墨箫昨天还跟他说三天之内一定会给自己线索,但没想到这才第二天他就已经找到了可以洗脱沉月谷的证据吗?

心中这样想着,皇上便对祁墨箫手中所掌握的线索更为好奇。

于是,他扫了一眼这底下的人,肃了肃神色之后,便道:“诸位爱卿可还有事?如果不是的话,朕先去御书房了。”

皇上日理万机,这是朝中众人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底下他的话,刚刚落入三皇子的人中,祁子羽眼里便闪过一抹暗芒,余光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站着的几个大臣。

毫无疑问,这些大臣都被他收买了。

只见祁子羽的目光刚刚从他们身上收回来,这些大臣便恭敬上前对皇上鞠躬行礼,语气中却带着十分恳切的意味请求道:“启禀皇上,臣等请求皇上立即处死沉月谷人一干人等!”

“臣附议!那沉月谷中人竟然敢联合外道谋反,简直是对我朝的大不敬!我不杀了他们以尽效尤,只怕这天下之间何种反抗势力都敢模仿他们了!”

“皇上,臣复议!”

当第一个人站出来提出处死吧,好的人之后,剩余一些大臣也纷纷涌现出来,仿佛真的赞同他们的提议似的。

然而这些人也只不过是墙头草罢了,如今祁子羽在这朝堂之中,有些事例他本人也是一个极有手段和野心之人想要收复一些大臣,对他而言简直轻而易举!

正当大臣们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的时候,祁子羽却站在旁边作壁上观,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件事似的。

如此一来,他看起来便像是与此事无关,又不想插手此事的事外人。

虽看上去有些冷漠,却将他自己彻底从沉月谷的案件中摘了一个清楚。

皇上一大早就来上朝,坐在这里,听他们逼逼赖赖,讲了数个时辰之后,此刻又要听这些人在他耳边抱怨,还联合起来想要他处死沉月谷的人。

顷刻间,皇上的脸色随着这些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变得逐渐难看起来。

只不过这些人仿佛没有自知似的,仍旧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皇上务必要处死沉月谷的人!

“况且,皇上,臣以为这件事情交给王爷去办本身就不妥!”

不知道是哪个大臣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落入皇上耳中的时候,瞬间将他之前隐忍的心思全都给掀翻了。

砰的一声,几乎是下一秒,皇上就愤怒的将手中的玉玺砸了出去拍桌而起,冷冷的直视着底下这些人,瞳眸之中满是愤怒之色:“正要你们来这里是让你们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们给正增加问题的!”

此话一出几乎咆哮的声音落进这些大臣们耳朵里,顷刻间原本还在叽叽喳喳的他们一下就停了下来,似乎歇气了一般。

而皇上仍旧觉得不解气,起身朝台阶上走下来,冷冷的扫视着他们:“区区一个沉月谷的案子却让朕查了这么久,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干嘛的?全是一群饭桶!”

这些话落入那些大臣耳朵里,这些大臣们脸色也顷刻间变得十分难看。

不可否认,他们之中确实是有一些草包,但更多的人却具有实打实的才华和才干。

可现在他们被皇上这样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任谁听了心里都不会舒服。

可偏偏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敢提出什么反驳之意,更不敢表现出什么不高兴的情绪,只能纷纷跪在地上,朝皇上磕头求饶:“请皇上息怒!”

这些话整整齐齐的落入皇上耳中,却是他呵斥了几句之后,这些人便不再继续谈论下去了。

见这些人被自己骂得没了声音,皇上这才冷哼一声,甩袖愤怒的从这里离开。

程宁一直跟在皇上身边,刚才因为皇上说话,所以他也没有抬起头来看这些大臣的神态。

但他跟随皇上转身的时候,却抽空从身后看了一眼,瞬间那祁子羽阴沉的脸色,还有那些大臣一阵红一阵白的神态便落入了他眸中。

一时间程宁顿觉心中痛快,只恨祁墨箫没有看到这一幕,要不然的话他指定比自己还要痛快!

只是等程宁跟随皇上离开了金銮殿之后走在这个汉白玉广场之中,就见皇上逐渐收敛了刚才的怒容,看起来一派平静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要发怒的意思。

顿时,程宁懵了一下,不禁下意识询问道:“万岁爷,您怎么……”这么快就不生气了?

明明他刚刚在金銮殿的时候还一副要将这些人全部吃掉的模样,这会儿看起来却平静的很,真让人有些猜不透。

虽然程宁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完,但皇上却明白他的意思。

只见他笑呵呵地扫了一眼,程宁双手负于身后,身子板儿挺得笔直的朝御书房走了过去:“要不怎么说你还太年轻呢,方才朕要是不发怒一番,只怕那些人还不知道这是皇帝呢!”

正所谓龙颜一怒血流千里,这些人心中敬畏皇帝,自然也就不敢再继续当着他的面吵下去。

毕竟这些人还是觉得保命要紧,一个个贪生怕死,就有哪几个人真的舍得拿自己的命去死谏呢?

程宁听了皇上口中说出的这番话后,顿时恍然大悟。

一时间,他看着朝前面走去的,皇上背影,不禁有些后怕的喃喃了一句:“还真是只老狐狸……”

难怪他家主子要他来跟皇上接触的时候,让他谨言慎行一点。

还好他之前没有在皇上面前说错,做错什么东西,否则的话,只怕他现在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皇上并没有搭理身后那个小侍卫,现在是什么样的想法,只是待到了前面的御书房后,他便推门而入。

“这么快就查到线索了?”

虽然还没有见到站在御书房里的人,不过凭着直觉,他还是朝着左边桌案上的人影问了一句。

果不其然,几乎是他话音刚落,那左边桌案上坐着的人就朝他循声看来,眸中带着几分浅笑之色:“臣参见皇上。”

说话间,他恭敬从椅子上起身,并来到皇上面前对他行礼。

“起来吧,朕刚刚在问你的话呢。”

皇上不急不徐地扫了他一眼,确实不吃他这一套。

只见他刚刚在龙椅上坐下后,便自顾自地斟了一杯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祁墨箫眼神闪闪,便对他抱拳行礼的:“起饼皇上,臣昨日查到有关清常在的事情,或许有些蹊跷……”

“清常在?”

这个名字刚刚落入皇上耳朵里,他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女人的模样来。

顿时他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抬眸世界,您好!扫了祁墨箫一眼,语气有些漫不经心:“那家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能有什么本事让你都觉得蹊跷?”

这后宫中凡是给他侍寝的女人,皇上基本上都派人查过他们的底细。

若是有人体系不干净,他也不敢让对方留下自己的子嗣。

对于皇上的话,祁墨箫只是听在耳朵里,神色却依旧从容地对他回禀道:“皇上,不知你有没有查过最近宫中的流水?似乎有一部分资金都被清常在吞了进去。”

皇上素来爱才,对国库更是勤加看管,为的就是防止有一天突然国内出现灾变而无钱赈灾。

所以他此生最恨那些贪污的官吏,就算是他后宫的女人,也必须个个清廉才行!

而祁墨箫刚刚在画中已经这样意思说得很明白了,皇上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懂?

也正因如此,他脸上的笑容才一瞬间沉了下来右手猛地一声砸在了桌子上,冷冷的抬眸,看向祁墨箫目光锐利如刀:“你的意思是,清常在在这后宫之中收受贿赂?”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小东西想不想要-校花张开腿疯狂娇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