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噗嗤噗嗤太快了好深h,今晚你们几个一起上

“黑色龙旗!?”

雷伦的神色极度困惑。

卧虎山地处三家势力交界之处,以南是以神鹰为旗帜的西夏,东北部是以苍狼为旗帜的契丹,西北部则是以佛佗为旗帜的西河吐蕃。

雷伦还从未听说过这附近有那俩势力的旗帜是龙旗。

远在近万里之外的宋国倒是龙旗,可问题是宋国的龙旗赤红色的,而且宋国的军队也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想那么多干啥!”

“去外面看看不就不知道了!”

“区区几百人能翻起什么风浪!”

早已按耐不住的箫达能,在雷伦身旁大声的嚷嚷着。

也是!

反正只有几百人,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大势力!

雷伦在心中暗自思良着,随后他冲箫达能点点头,道:“大哥,我这就召集儿郎同你出寨迎敌!”

“好!”

…………

半柱香过后。

近两千名土匪喽啰们簇拥着骑乘战马的雷、箫二人自罗刹寨内杀了出来。

盘踞于罗刹寨的土匪喽啰们,大都等级只有十级左右,武力值更是只有可怜巴巴的十几点,另外他们的武器也是格外的简陋,朴刀、铁叉什么的属于标准配置,盔甲这种高级货他们是没有的,毕竟不是那个山寨都叫恶罗寨。

领头的箫达能人高马大,骑乘一匹精壮的燕云战马,手持一柄五虎开山刀,远远望去倒真有那么几分悍将的气势。

策马于他身旁的雷伦,面容冷峻威武,身着一领银白锁子甲,手持两柄重逾百斤的战锤,坐下则是一匹西夏血里红。

“娘的,你们是什么人?”

“为何来寻爷爷我的晦气?”

脾气暴躁无比的箫达能,看见了寨门处自家儿郎的尸首过后,顿时就暴怒了,他冲着前方呈分散阵型的踏白骑们怒声喝骂。

“蠢货!”

郭遵远远的暼了他一眼,然后他缓缓的抬起了右手,与此同时所有分散开来的踏白骑们开始拉弓搭箭。

“放!”

郭遵猛然将右手挥下。

瞬时间,数百枚利箭咆哮离弦,直奔冲出山寨的山匪而去。

反应极快的雷伦,见利箭袭来过后,瞳孔猛然一缩,道:“不好!”

“快闪开!”

话音刚落,利箭破空而至。

“噗嗤,噗嗤,噗嗤!”

猝不及防之下,一百余名山匪被当场射穿,殷红的鲜血自他们的尸首之上缓缓流出,不一会便浸染了一大片土地。

“该死的!”

挥锤砸落了几枚利箭的雷伦,神情是阴沉到了极致。

位于他身后的山匪们此刻是神情惊惧而又恐慌,毕竟战争还未开始,就有一百多同伴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这死亡率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放!”

还未等山匪们从第一波箭雨中的阴影里走出来之时,第二波箭雨不期而至。

箭头处闪烁着雪亮锋芒的箭矢,于空出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尖啸声过后,便直直的往山匪那脆弱的血肉之躯里钻去。

“噗嗤,噗嗤!”

“啊,啊!”

瞬时之间,山匪群里爆出了大片大片的血肉穿透声和人死之前的惨叫哀嚎声,本就没有丝毫阵型可言的山匪们在这个时候更是彻底的乱成了一锅粥。

“娘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暴怒到了极点的箫达能,咆哮呼吼着勒马向前方的踏白骑追击而去。

“大哥,别……!”

位于他身旁的雷伦有心阻拦,但终究是慢了一步。

此刻的雷伦已经大致猜出了敌人的战术,即放风筝。

他本来打算劝箫达能撤兵回寨,坚守不出的,可现在却是不行了。

“妈的,干了!”

望着箫达能一骑绝尘的身影,雷伦罕见的爆了一句粗口,然后他扭头冲身后慌乱的山匪大喝:“儿郎们,随我冲杀!”

“吼,吼,吼!”

雷伦平素里还是很有些威望的,山匪们听到了他的喝声之后,竟短暂的压住了心头的恐慌,开始持着手中利器跟随雷伦向分散的踏白骑们冲杀而去。

“放箭!”

随着郭遵的又一声大喝。

三百名眼神锐利似鹰的踏白骑,再度从箭壶里取出箭矢,放置于弓箭之上,拉满弓弦,然后猛然松下紧绷的弓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咻,咻,咻!”

又是三百枚利箭离弦而出之后,郭遵便再无半点犹豫的大喝出声道:“众将士,撤!”

他要做的是诱敌,不是和敌人浪战死拼。

“得令!”

他的命令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

三百名踏白骑将士没有半点留恋的,迅速脱离战场,向预先设计好的埋伏圈撤退而去。

望着踏白骑飞速撤离的身影,持刀纵马的箫达能是气的三尸神暴跳。

“娘的,占了便宜就想走吗?”

“世上那有那么便宜的事!”

这个时候的他没有丝毫的理智可言,他现在就想追上踏白骑,大开杀戒,以泄心中怨愤之气。

“恐怕有诈!”

紧跟在他身后的雷伦,此刻心中的预感极其不详,但现在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不可能说不管箫达能,自己一个人撤回山寨吧。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是带着剩余的一千七百多山匪,硬着头皮往前追啊。

被追赶的三百名踏白骑,此刻没有半点慌乱可言,仿若在背后追击他们的不是穷凶极恶的山匪,而是一只只天真蠢笨的肥兔子。

他们在撤退的途中,还时不时回身向追击的敌人抛射箭雨,而且他们更损的是,他们始终会跟山匪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既不会让山匪觉得追击无望,又不会让山匪摸到他们半根的毫毛。

被他们吊在世界,您好!背后的山匪,一路追来那是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啊。

待追击至埋伏圈外时,已经有超过三百名山匪死于追击的路途之中了,雷伦的肩膀之上也不幸中了一箭。

整个罗刹寨自上到下现在是恨死了踏白骑。

前方的埋伏圈是一条窄道,两侧皆是郁郁葱葱的山间密林。

郭遵领着三百名踏白骑飞速的穿过窄道,只留背影给一路追击而来的山匪们看。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噗嗤噗嗤太快了好深h,今晚你们几个一起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