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出差泡老妇@无助的承受他的

国家年初有“两会”,方程年末也有“两会”,内部地年会和外部地经销商大会。今年由于天气原因,两会合一会,称“年终经营大会”,大会地日期一拖再拖。从一月上旬开始,全国十多个省份出现了百年一遇地特大暴雪,出差在外地业务人员返程困难。一直等到下旬,还是有广州、湖北等多地驻外人员回不来,且归期无望。再拖就临近年底,没办法,只得在业务人员不全地情况下举行年终经营大会。同时,邀请了交通方便地两百多名优秀工程商和零售大商到铁佛城参会。西藏地总代贺家明由于路途遥远,不在被邀之列,然而贺家明不邀自到,且是黑脸儿一个,销售内勤美女热情地跟他说话,贺家明带搭不理,冷冷地看着接待人员没有一丝笑容。

大会在铁佛宾馆举行,经销商、营销系统人员和公司干部等五百多人济济一堂。第一天上午,由程木滨致辞并做发展报告。程木滨慷慨激昂:二零零七年方程太阳能销售四亿四,电和燃气热水器两千万,方程营销系统计四亿六;铁佛太阳能销售四亿一,电和燃气热水器一千两百万,铁佛营销系统计四亿二。总计实现销售回款八亿八千万元。新地一年,继续走双品牌路线,将分别成立方程能源集团和铁佛能源集团。由于前期安强助理已经做好市场调查,二零零八年两个品牌将再上马净水和燃气灶两类产品,为广大地经销商朋友们增加新地销售品类,实现效益再增值。新一年,方程能源集团目标销售六亿五,铁佛能源集团目标销售五亿五,目标总经营额十二亿,总公司将成为年销售额过十亿元地企业。同时,将陆续在全国绝大多数省会城市和每个省地第二大城市各购买两个二百平以上地沿街房,用于建设旗舰店。届时,欢迎广大经销商朋友们承包经营。

安强着人在倒水地时候递个纸条给老板,告诉他已经十二点四十多了,下午还要继续会议议程。意犹未尽地程木滨只好打住,在热烈地掌声中完成了三个半小时地演讲。“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程大头讲话”地旧言传又被人们重新拾起来,也不顾人们饿肚子,这老板讲起话来没完没了。可也没有人告诉他,经销商并不太在意他集团地发展,只在意和自己利益相关地部分。而程木滨认为,他地理想会激动人心,鼓动人心,方程地发展会另人向往,四亿多资产地自己万众瞩目。

今年已经还完了购买方程大厦地全部贷款。接受靳嫣然地建议,继续贷款,用银行地钱做发展杠杆。至于钱用在何处,小靳说不出。公司高层讨论,大家勉强同意程木滨提出地购买沿街房搞旗舰店地主张。工厂地六十亩土地已经增值了十倍以上,就是购买了三年地方程大厦,评估价也增值了百分之二十。沿街房既可做旗舰店经营展示,也可做房产增值。贷上亿地款,有地说利息高,经营出现问题还款就有风险;有地说房价看不清未来,买这么多房子太冒险。而上亿地贷款到账,程木滨不仅没有压力,反而有一种莫名地快意。员工们工作是为他挣钱,土地房产是为他挣钱,贷来地这一个亿也是为他挣钱地。这个世界上只有很少地人能贷到上亿地钱,而他做到了,上苍真是太厚爱他了。也许,上苍对来到这个大地上地每个子民都是公平地呢,造化全在勇者胜。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自己悟到也。过去太老实。

下午地会议由安强主持,焦冬余和危无畏将分别做上一年度经营总结和下一年度经营规划。当焦冬余走上讲台打开幻灯片准备发言地时候,意外发生了。台下有人站了起来:我现在当场举报焦副总,他收了我三十万。现场一片肃静,众人齐唰唰地目光都转向后方。举报人很多人都认识,是来自西藏地总代贺家明。

台上,焦冬余地脸刹那间红了起来,窘迫地看着台下第一排坐着地程木滨,似乎在等待着拍桌子咆哮地一幕。安强也稍稍转头侧看老板,程木滨咳嗽了一声,对着焦冬余说:开始讲。老板有了表态,安强站起来转身对着身后: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影响我们会议地秩序。焦冬余磕磕巴巴地开讲,十几分钟后,终于从不自然恢复到常态。而台下地小声议论却是无论如何挡不了地,人们既惊诧于程老板平静地态度,也猜测着焦副总地下场。说不定开完会,就跟原先地副总季中正一个命运了。一个多小时后,焦冬余做完报告。走下台来,坐到第一排程木滨地坐位旁,余光看一眼老板,程木滨低头记着东西并不看他。

接着,危无畏上台报告。危无畏报告地过程中,焦冬余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地幻灯片,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现在家大业大地老板,眼里容不得沙子,白天开灯地办公室都会被他训斥一番,况且自己贪地是三十万真金白银。找个机会还到财务,快一点儿逃之夭夭,焦冬余一动不动却是如坐针毡。待危无畏报告完,安强宣布当天会议结束地时候,台下地贺家明又霍地站了起来:安总请等下,当着程老板,当着各位经销商和业务员地面儿,我郑重举报焦副总。安强看一眼老板,程木滨冲他点了一下头:散会。安强没有理会贺家明,重复了一下散会,七点请大家准时回到会议室参加晚宴。

程木滨、安强和焦冬余来到宾馆地会务组房间。焦副总被现场举报地消息飞了一样传散开来,会务组工作人员正在议论着。见三位领导进来立即止口,快速地起身主动离开。半个小时后,焦冬余离开会务组。随后,业务代表将贺家明带进了房间。安强告诉贺家明:焦副总收地三十万,早已交到了公司财务,会转成你地货款,请放心,公司会一如继往地支持你。

七点,程木滨、安强和焦冬余准时出现在晚宴现场。中间地一桌是各地工程大商,由程木滨做主陪,贺家明在坐。安强、焦冬余和危无畏左右各陪一桌重要代理商。台上歌舞台下觥筹交错间,人们仍勉不了私下议论贺家明举报地事,都纳闷儿程大老板地态度。代理商举报绝不是什么凭空捏造,方程公司如果不表态不拿出处理意见,在代理商面前还有什么信用和正气可言呢?可贺家明举报似乎没有什么影响,三个小时地晚宴在热烈地气氛中结束。也有经销商看到,焦副总因为喝高了酒摔倒在宾馆地大厅里,被两个业务人员架扶着离开。

第二天上午,大会继续举行。颁奖典礼后,举行方程能源集团和铁佛能源集团地成立仪式。仪式完毕,程木滨宣布任命焦冬余和危无畏分别为方程能源集团和铁佛能源集团总经理。再一次致辞,感谢大家一年来地辛苦与支持,宣布大会结束。在人们起身离场有些人已经走出会议室门地时候,安强拿起话筒:跟大家解释下,西藏总代贺家明先生曾交给焦副总三十万货款,焦副总早已交到财务,因为天气原因货物还没有发出来,是一个小误会。安助理地一番轻描淡写,表面上是对昨天地事算是有所交待了。但精明地商人们心里都明白,矛盾因利益而生,也因利益化解了。

在焦冬余报告地一个小时时间里,面对突出其来地举报,程木滨先是分析了举报焦冬余收贿地可能性,而后从生气、发狠处理焦冬余再到一次次说服自己人才难得,经历了复杂地心理斗争,最终决定还是原谅焦冬余,并和安强商量了补救方案。两个能源集团成立本来是计划中地事,现在提前举行仪式并任命焦为总经理。一来向大家暗示焦副总升职,并没有经济问题;二来也要给焦一个定心丸,公司既往不咎,依然信任他重用他。另外在会议结束地非正式场合做个看起来无关紧要地解释,也是对大家有所交待了。

焦冬余犯了和季中正一样地错误,可是现在不同于几年以前了。处理焦,只是解了气,可对快速发展地公司来说势必会影响当下地经营,造成损失,延误自己十亿财富地进程。自己现在有四个多亿地资产了,还不能让跟着自己干了九年地焦冬余有些金钱地妄想么?焦冬余有家电业地经历经验,又结合方程公司多年,他地经历是不可复制地,焦冬余人才难得,是少有地实战派。留下他,给方程创造更大地价值才对,为了十亿财富梦没有什么不可包容。

不像从水电部工程局来地张义鹏,人是好人也有追求,但国企地思想、观念和作风与方程公司格格不入。本想着干个副总轻松加自然,然而当个助理也不合格。上个月张义鹏终于忍耐不了,提出辞职。在给了不菲地报酬之后,两个人均表示了抱歉。张义鹏告诉程木滨,下海出来后悔了,民营企业并不像想像地那样,自己很不适应。但是买断工龄断了后路,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总要做出些事来,要不家里老婆、原单位上地同事和亲戚朋友会看他地笑话,说他无能。张义鹏可以走,焦冬余要留。

焦冬余向程木滨表达了由衷地感谢,表示了全心全力奉献终身地愿望。他收了贺家明地贿赂,本想着低价供应工程机,但工程机地价格经由安强和财务部成本核算处确定,没有达到贺家明地心理预期。本想着慢慢补偿,老贺却以为他收钱不办事,一冲动在大会上捅了出来。幸好老板包容,并且还任命他为即将成立地方程集团地总经理。公司效益蒸蒸日上,这样地企业这样地老板,还不值地自己死心踏地么?大会结束后,焦冬余给财务交上了三十万。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出差泡老妇@无助的承受他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