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我趴在他身上喂他吃奶^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香岚有些踌躇:“然后……您本来醒了,又对沈大人上下其手,就……被他打晕了。”

        

翎光咳地呛出声来。

   
        

上下其手?

        

不知为何,总感觉不是自己能干出的事。

        

自己怎么可能对人上下其手?

        

“他是很好看吗?我为何对他上下其手。”

        

“沈大人……公主您一直很喜欢他,可沈大人他,早已心有所属,所以对您……”

        

翎光:“那我是不好看么?”

        

她伸手:“香岚,将那铜镜拿给我。”

        

香岚将铜镜递给她,翎光低头一瞧,她觉得自己应当更好看一些才对,可镜中的容貌也不错。翎光捧着自己的脸道:“我这般好看,他还瞧不上,那便是他的损失了哼。”

        

香岚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公主性子怎么变了这么多。

        

难道是落水一番被拒,大彻大悟了?

        

这是好事。香岚对公主说完自己所知晓的一切,翎光点点头,起身看了眼天色:“香岚,有吃的么,我饿了。”

        

“有,奴婢这就去传膳。”

        

很快,翎光看着桌上几碟精致的小菜,眼睛一亮,麻溜动筷:“好吃!不过,怎么就这么一点呀。”

        

“因为……沈大人的那位心上人,腰有这么细,”香岚比划了下,“公主您为了瘦一些,再瘦一些,一贯吃得很少。”

        

闻言,翎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这好像不是自己。

        

可偏偏又是自己。

        

翎光不大喜欢思索繁杂的事,很快接受了现实,面对美食食欲大动,将一桌食物迅速扫荡一空,舔了下手指,像饭后舔爪子那样自然无比。

        

她那漂亮的凤眸流露出猫咪那样的餍足之色来:“香岚,还有好吃的么?”

        

终于,翎光大吃一顿后,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句断断续续的话。

        

“男宠…危险,什么……送走?”翎光口中喃道,“男宠?”

        

香岚听见了:“男宠,公主……您是想要惩罚徐公子么?”

        

“惩罚?”翎光抬首,“徐公子?可是这个男宠?他做错了什么事么?”

        

香岚下意识地摇头,旋即马上点头:“公主说,不能人道的男人,不配活在这个世间!”

        

翎光:“?”

        

翎光:“……不能人道,是指……是不能行房的意思么?哦……我知道了。”

        

翎光沉思道:“可既然他是我的男宠,又为何不能人道?”

        

“因为……”香岚犹豫着,说出,“徐公子是皇上赐给您的。徐公子本是西凉国大将之子,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又成了战俘,那双腿也就废了。”

        

这样说,翎光就能听懂了。

        

因为香岚方才已经委婉地告诉她了,她这个公主的地位现在很尴尬,虽然身份地位看似高高在上,实则却是个阶下囚,什么都要听皇上的。

        

若是不听话,等待她的很可能就和她那些兄弟姐妹一样的下场,要么被流放,要么被悄无声息地毒杀。

        

翎光想明白了:“所以,我惩罚他,是因为他不能人道,我觉得他不配做男人?怎么听着,我不是什么好人……”

        

这方面的事,她看过不少杂书,故此懂一些,但又不是特别懂。

        

懵懵懂懂地问:“那我是如何惩罚他的?”

        

“您……您让他……”

        

香岚却说不出口了。

        

旋即说带翎光亲自去瞧,翎光却看着窗外的日头,打了个哈欠:“这么好的太阳,正适合睡午觉,晒晒我的羽毛。”

        

香岚:“羽毛?”

        

翎光也是一愣。

        

羽毛是什么……

        

自己怎么会有羽毛。

        

她晃了晃脑袋,看了看自己白皙如细腻瓷器般的手背,显然自己是人啊,翎光不知这种想法是从何而来,也并未在意,躺在柔软的床榻上闭了眼:“香岚,我睡个午觉。”

        

“是,公主。”香岚弯腰退了出去,认为她大病初愈,身子弱些,便不再打扰她。

        

一觉醒来,翎光打着哈欠朝黑黢黢窗外望去,竟是天黑了,太好了,该吃晚饭啦。

        

翎光吃完,香岚迟疑地问:“公主,您还去看徐公子么?”

        

“天都这么黑了,又到了我睡觉的时间啦……”她懒得挪窝,漂亮的凤眸眨了眨,“要不,我们明日再去?”

        

“……是。”香岚替她吹灭了灯盏。

        

翎光捱到了第二日晌午,才懒洋洋地起来。莫名想起那男宠,觉得,好像是一件要紧事。

        

不然怎会一直想着?

        

她推开房门出去,偌大的公主府,却见不到几个人。

        

新皇登基后,公主府大半的家财都充公了,府中冷冷清清,下人伶仃。

        

而长萦公主从前养的那些面首,也均被遣散,害怕受她连累于是作鸟兽散,一个死心塌地有情有义的郎君都没有。

        

被囚禁的公主寂寞难耐,偶然站在府中高楼,眺见隔壁首辅大人的府上动向。见到首辅大人脱了上衣练剑,那身材将她迷得死去活来,七荤八素。

        

可翎光听在耳朵里,却颇没有什么真实感,就好像一切只是个故事,而她只是故事里的旁观者,一日自己突然变成了故事的主人公。

        

她想不清楚,自然不去想,罢了,还是瞧瞧那男宠吧。

        

穿过府中的九曲回廊,翎光推开关押男宠的房门,黑暗之中,暗处似乎坐着一个人。

        

那道影子身形高大,垂着头气息如同死去一般,气息若有似无,可无形之中却散发一股压迫感。

        

翎光屏住呼吸,不由自主地蹙眉。

        

自己怎会做这样的事。

        

香岚说:“徐公子是练武之人,此前他动手打过您,所以公主您喂他吃了一些药……他这才一动不动。”

        

翎光轻轻走近一些,伴随着门的推开,光线扫进了房内,翎光看清他的模样。

        

男人衣衫褴褛,敞开的衣裳裸-露出蜜色的皮肤,却是伤痕累累。

        

那衣衫简直是几缕破布,只遮住些许,两条结实有力的胳膊,被高高地吊了起来,而他半身不遂,故此站不得,所以是坐着的。

        

那墨黑色的头发凌乱地遮住了男人充满野性的脸庞。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我趴在他身上喂他吃奶^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