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公交车

“爷爷,爷爷…呜呜呜!”

        

这时,一个悲悸的哭声忽然响起,我转头看去,就看到风初然这丫头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此刻,竟是跪在地上,对着老爷子消散的方向嚎啕痛哭。

   
        

“爷爷你怎么说走就走了,你不是说,还等着喝姐姐的喜酒,抱外孙的吗?你还说要看着我慢慢长大,说好奇我以后会祸害谁家的儿子,把他骗来给我当夫婿,你还说,你还说要是我因为性格太跳脱找不到夫婿,就给我看好的男人下情蛊,让他对我死心塌地,你还说了,还说了自己还有二十年可活,可是,可是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我要爷爷…”

        

此刻的风初然哭的就好像一个孩童一般,眼泪汹涌而下,那哭声,响彻整座老林,整片夜空,让闻者动容,听者落泪。

        

哪怕是我,也感觉到鼻头一酸,眼圈直接就红了。

        

初久因为是凤家家主,身上担了太多的担子,再加上担心老爷子怕自己扛不住担子,留下眷恋和担心,所以初久并不敢像风初然这样嚎啕大哭,只能默默的流泪,尽量把自己长大了,可以挑起凤家担子,成熟的一面留给爷爷。

        

可是风初然没有这个担子,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此刻的她,流露出的,是对家人最真挚的情感与不舌。

        

那是…血浓于水的血脉之情,是灵魂深处的羁绊。

        

“初然…”我开口,轻声的说:“老爷子走了,走的没有半点遗憾,老爷子在生命弥留之际,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能在自己坐化前,还能为自己怎么样去死而做主,我们应该羡慕和祝福老爷子…”

        

听到我的话之后,风初然忽然就止住了哭声,怔住了。

        

“是啊,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有些人,是被坏人杀死的,谁都不想去死,可是他们别无选择,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爷爷至少…自己做出了选择,可是…这又跟我想要爷爷活过来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是…想要爷爷活着!”

        

一边说着,豆大的眼泪犹如珍珠一般,一串一串的自眼角坠落。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风初然这丫头看似心思单纯,性格跳脱古灵精怪的,给人一种涉世未深,没心没肺的感觉,但此刻,却表现出了强大的自控力和超乎想象的坚强。

        

就见她强忍住了眼泪,转头看向了我怀里的初久问:“姐姐怎么了?”

        

“她累了,只是睡一会,没什么大碍!”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看向了苗寨,继续说道:“我想回家了,我想阿爹和阿娘了,我们带阿姐回家吧,爷爷,也一定希望我们回家的。”

        

说完后,她忽然就低下了头:“真希望,回家后,一推开门,就看到爷爷正坐在餐桌前吃饭,正坐在沙发上逗鸟,逗弄蛊虫…”

        

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苗寨,看向了老爷子坐化的屋顶。

        

这一看就发现,老爷子坐化之后,一道黑气竟然自老爷子坐化之处弥漫而起,那黑气极其浓郁,就仿佛无数极其微小的蛊虫聚集在一起一般,黑压压的一片,且眨眼间,就‘嗡’的一声弥漫开来,向苗寨的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这是爷爷淤积在体内一生的蛊毒,爷爷以前说过,养蛊之人很少有寿终正寝的,因为年纪大了之后,体内气血枯竭,道行也随之退步,就会压制不住体内的蛊毒,到时候,死相会极其凄惨,我有点后悔养蛊了,爷爷以前,是拒绝我养蛊的,但因为我的任性,擅自偷学了巫蛊真解。不过还好,我以后可以多帮姐姐分担一些。”

        

风初然说完后,便慢慢抬起头,对着老爷子坐化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一路走好,初然爱你…”

        

随着老爷子坐化后,产生的蛊毒开始在苗寨内扩散,苗寨内顿时大乱,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想要通过云梯逃出苗寨,就算是蛊身圣童,眼底也出现了慌乱与恐惧之色,就见她身形爆闪,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向苗寨外冲去。

        

此时,她体内的蛊炁已经不受控制了,如果再沾染上老爷子坐化后体内淤积了一辈子的蛊毒,那么,她体内的蛊炁可能会瞬间爆发,将她的灵魂,都彻底侵蚀,到那时,哪怕她是蛊身圣童,也要暴毙而亡,三魂七魄都被蛊毒侵蚀一空。

        

到那时,她的肉身,就会变成一个毒源,开始向周围疯狂的扩散蛊毒,如果不能及时处理,恐怕整座苗疆苍茫大山,都要受到波及。

        

蛊身圣童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到了苗寨的围栏前,不过,她体内的蛊炁不受控制的向外溢出,所过之处,那些苗家子弟尽数捂住了喉咙,一个个面露惊恐与痛苦之色,显然,他们全都中了蛊身圣童体内散发出的蛊毒。

        

“阿祖,不要,阿祖,救我们,给我们解蛊…”

        

有苗家子弟对蛊身圣童伸出了手,低声哀求,而蛊身圣童却是面无表情的看向了他们,低声问:“我阿娘咧?”

        

“你阿娘,早就,早就死了…是族长和苗家的所有长老,对你施加了幻术,让你将别的女人误以为是你阿娘,阿祖,我告诉了你真相,救我,求你救我…”

        

听到这名苗家子弟的话之后,蛊身圣童慢慢低下了头。

        

我以为,她是在悲伤,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的眼底,竟然流露出了一抹解脱之色。

        

“哦,原来阿娘…早就死了啊!那我…终于可以不受苗家的束缚了,所以…你们都去死吧!”

        

她说完后,对着苗寨内轻轻吹了一口气。

        

霎时间,青褐色的蛊炁弥漫而出,迅速在苗寨内弥漫开来。

        

“阿娘生了我,你们把我从阿娘身边夺走,放在狗屁的毒液中浸泡,教我杀人,教我下蛊,却从不教我解蛊,你们现在想让我救你们?可我真的不会!你们没有良心,丧尽天良,你们都该死。”

        

蛊身圣童的声音十分空灵,且没有任何情感,就仿佛…一尊没有情感的机器一般。

        

她说完后,不顾苗家一众子弟面上的绝望之色,几个飞跃,便掠出了苗寨。

        

然后,她站在圆月下,突然回眸,看向了我。

        

夜风将她身上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一头长发散乱着,在夜色下飞舞着,那轮圆月,在此刻似乎也变成了她的背景板,她就那么居高临下的,仿佛站进了月亮里一般,回眸,用平静如水般的眼眸看向了我。

        

“谢谢你陪我聊了那么多,虽然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但你怀里的女人,对我有用,我会去拜访她的。”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公交车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