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摸揉伸解湿好紧^男生下面太小

一个时辰后,皇都远郊的一处山林内。

因为域外古神们似乎十分忌惮皇城,所以附近的山林难得的保存完好。

鸟兽仍旧在环境良好的森林中生存,这也是一种可持续再生资源,陆秋和薛止妤这一年来经常在这里打猎,在河内捕鱼。

如今在临河的滩子上,正摆着一张木桌,还有三把座椅。

木桌上放着一张张盘子,里面已经有了各种珍馐,无论从外观还是空气中飘散的味道,都令人食指大动。

在木桌的旁边,还有着临时升起的一个个小火堆,上面分别架着各种锅具,另一边,还摆放着桉板,红发的女孩儿正娴熟的,以秘血武者不至于感到惊讶的手法处理着食材。

不远处,矗立着十几名仆从打扮的人,帮绘梨衣“拿来”各种食材和工具,并不插手美食的制作。

薛止妤和陆秋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两人心中满是狐疑。

这是什么情况?

在和绘梨衣聊了一会儿后,薛止妤很喜欢这个漂亮善良的小姑娘,恨不得当场将其认为义妹,但被绘梨衣坚定了拒绝了。

薛止妤本以为绘梨衣是逃难的,然后见到她和陆秋上前攀谈关系,想要获得一些帮助,但绘梨衣却出言说要请两人吃饭。

一个难民,自己能吃饱吗?还要请他们秘血武者吃饭?

不知道秘血武者,饭量都很大吗?

但当他们来到这处河滩后,两人都惊呆了。

各种厨具被仆从们一一从远方送来,还有那些他们不太认识的食材,嗯……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红发的女孩儿手法娴熟的下厨,效率极高,在“恶劣”的环境下,不一会儿就开始上菜了,每一份菜肴,看起来都是他们平时在军营中一辈子都吃不到的东西。

“东瀛的公主……还需要下厨吗?”

薛止妤滴咕道,感觉有些奇怪。

她年轻时还去东瀛镇压过动乱呢,仔细想想,好像秘血武者对于东瀛皇室来说,没什么恩情吧,她还踩过天皇的鼻子呢。

不得不说,女人的脑回路总是很奇怪,能想到一些奇怪的事。

薛止妤探着头,低声问陆秋,“你在那场战争中,有对东瀛皇室做过什么好事吗?”

陆秋挠了挠头,满脸疑惑,“帮天皇疗伤算吗?”

薛止妤表情震惊,“你还做过这种好事!?”

陆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没想到他那么不受力,差点一拳打死了,那不得赶紧治疗一下,不然影响了任务和谈判,可是要被军法处置的。”

薛止妤表情更是怪异,仔细想想也是,陆秋这种粗人,在压制类的任务中,怎么可能回去施恩做好事?

“你做过什么好事?”

陆秋反问道,他也意识到不对了,他们秘血武者,难道在东瀛皇室心中不应该是魔鬼的化身吗?

“我踩过天皇的脸。”

薛止妤面色怪异,开始回想,她听说东瀛那边的人有些玩的很变态,自己的确是踩过天皇的脸,难不成这在对方看来不是羞辱,而是某种“奖励”

不至于……这么变态吧?还当做恩情,告诉自己的后代,传了下去!?

想到这里,薛止妤看向绘梨衣的目光更加怪异,心说这个女孩儿一定不知道真相。

只是家中长辈将一些历史美化了,然后再告诉她,天真无知的少女还以为他们真的是东瀛皇室的大恩人呢,照顾过她的长辈。

“不对,肯定不对,再想想,我们在那次战役中,还做过什么事?”

陆秋感觉肯定不是这样,“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们才十二三岁,记的没那么清楚,或许有遗漏呢?”

薛止妤陷入沉思,“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你说得对,那时候我才十二岁,应该没有人会因为被十二岁的少女踩脸,感到开心吧。”

陆秋满头问号,不知道薛止妤在说些什么,完全搞不清这个自己暗恋多年女人的脑回路。

绘梨衣在河边动手下厨,听着两位秘血武者自以为秘密的对话,心中更是震惊。

心说Godzilla你的父母都是什么人啊!?

早年还参与过镇压东瀛的战争?一个把天皇险些打死,另一个还踩过天皇的脸?

绘梨衣可是完全不知道这种事的,应该说,这种事就连陆晨也不知道。

他或许在秘血武者的军营中学习历史时,知道有过这么一场战役,但并不知道那是自己父母领兵去打的。

该怎么说呢……不愧是陆晨的爹娘。

而在另一边,站在河边外围侍立的仆从们,自然就是一众后援者以及乔装打扮后的夏弥了。

薛止妤和陆秋的对话,自然也逃不过一众八卦王的耳朵,而后援者们的传音讨论,两名实力低微的秘血武者自然听不到。

听着两人的对话,某些人的吐槽欲望已经压抑不住了。

或者说,有的人根本是在全程吐槽。

当水手服少女听到薛止妤还踩过天皇脸的时候就吐槽了,“那边的人玩的老变态了,说不定那老头子真的会亢奋呢?”

当她听到薛止妤那时候只有十二岁时,又吐槽道:“喂,那岂不是更加糟糕了吗!?”

夏弥就会在一旁和她讨论,“应该不会吧?毕竟是国战,东瀛天皇就算在不正经,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感到开心吧!?”

夏弥看向绘梨衣所在的方位,“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人这么脑补,你的身份解释,以及目前的行为,都好牵强啊!”

绘梨衣也是满心无语,她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茬,但她也不想以假名和这两人会面。

她的姓氏和名字,一听就是东瀛人,而不是神武帝国的本地人。

公公婆婆也太彪悍了吧,她都已经没法给这两人找理由了,到底有什么恩情!?

满足了我那不存在这个世界“爷爷”的某种奇怪XP吗!?

怎么看……都不正常吧喂!

绘梨衣又端着一盘粉丝扇贝放在桌上,这些原材料自然都是空间内产出的,因为在这个世界采购的话,会因为世界线变动而消失在储物空间内。

原本空间特产的食材,都是他们在任务世界内的珍惜材料,因为陆晨被养的嘴越来越刁,绘梨衣在空间内买的食材,可都是高级货。

但此时面对公公婆婆,自然是要大展厨艺,好好表现。

“绘梨衣妹妹,你们从东瀛一路逃过来,这都大半年过去了吧,怎么还有这么多东西?”

薛止妤满心疑惑,“真的已经很丰盛了,快坐下来开餐吧。”

她和陆秋是真的不理解,比起他们对绘梨衣家庭有过什么恩情来说,他们最奇怪的就是,这个女孩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食物。

而且一路逃难过来,衣衫整洁,各种厨具崭新齐全,还有着山珍海味,一看就不是在这附近能靠打猎收集到的东西。

不如说,尽管两人或许对海洋不太了解,但也能看出,有些食材,根本不像是这个世界的,透着一种“高级感”

她这么劝说绘梨衣是好心,因为她和陆秋原先听绘梨衣说要款待两人,本以为只是一些余粮,以及在附近山川内猎到的飞禽走兽河鱼,谁知道会是如此宫廷式的大餐?

但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认为对方还会有很多粮食储备,如此铺张,着实有些浪费了。

“没关系的,两位是秘血武者,应该多做一些。”

绘梨衣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渍,笑道,回身时招手,顿时又有后援者屁颠屁颠的拿着食材送上。

这可是跪舔大老的好机会,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看着这一幕,陆秋和薛止妤内心更是疑惑,心说这东瀛皇室的生活也过的太滋润了。

逃难到底是带了多少物资?话说这运气也太好了吧,一路逃到大夏皇都,路上物资都没有丢掉?

而且,这些食材类的东西,究竟是如何保存的,放了这么久都没有变质?

再者,这些仆从,也都太忠心了吧。

在末世一般的灾难下,伦理纲常被打破,权力的架构崩塌,最终看的还是个人实力,这些仆从居然还如此忠心的跟着绘梨衣,着实难得。

尽管他们听说东瀛那边也很讲究忠信礼义,但跟着一个小姑娘,在乱世居然没有将她东西强光跑路,真的很诡异。

“真的不用了,现在的情况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绘梨衣妹妹应该考虑下今后如何生存。”

薛止妤劝说道。

绘梨衣就在桉板上切菜,回头笑道:“没关系,家底还算丰厚。”

陆秋神情怪异,心说家底再丰厚,也会败光的啊。

难民们此时都难以饱腹,你却如此铺张,要不了多久也会向他们一样吃不到饭了。

薛止妤见绘梨衣坚持,也不再开口,只是准备以后绘梨衣饿肚子时,她外出搜集食材时,接济一下绘梨衣。

不多时,满满一桌子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便已就位,绘梨衣终于落座。

陆秋肚子咕咕作响,咽了口吐沫,其实他早就忍不住了,毕竟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的美食。

薛止妤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儿,“没出息。”

又对绘梨衣道,“尽管我们想不出到底对绘梨衣妹妹家有什么恩情,但既然美食已经在面前,我们就不客气喽。”

绘梨衣乖巧的坐在那,内心忐忑,“请用。”

不远处侍立的人群中,水手服少女吐槽道,“接下来是不是该串戏到食戟之灵片场了?”

夏弥一本正经的开口,“也可能是中华小当家。”

果不其然,在薛止妤和陆秋将那史诗级品质的粉丝扇贝送入口中时,两人的目光都呆滞了,彷佛陷入了某种幻境中。

若不是秘血武者意志坚定,恐怕他们能陶醉上一整天,即便如此,当他们回神时,也已经过去了两分钟。

粉丝的柔滑,配上那不知是不是蒜蓉的调味,和那绝美的生抽,汇聚成咸澹适中的香味儿,最深处的肉质弹力十足,却又在嚼了两口后化开,在口中味道交织,变成那直入灵魂的美妙。

“这……这是扇贝?为什么会这么好吃!?”

陆秋没文化,对于没事的形容,只能用“好吃”二字。

薛止妤眸子中也透着震惊,看向神情忐忑的绘梨衣。

“好,好吃吗?”

绘梨衣就像是第一次做饭的新媳妇,正等着婆婆的评价。

薛止妤一脸严肃,手放在绘梨衣肩膀上,“绘梨衣,嫁到我家来吧。”

绘梨衣眼前一亮,问道:“那薛姐姐,家里还有孩子吗?”

薛止妤收回手,笑着摇头,“开玩笑的,虽然很想让绘梨衣妹妹嫁到我家,但我们秘血武者通常是娶妻生子的,我也没有嫁人,更没有孩子。”

绘梨衣眼中闪过一丝暗然,她刚刚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但结果在意料之中。

在这条世界线中,薛止妤和陆秋并未成婚,也不存在什么为了孩子逃离军营去过湖畔的美好生活这种事。

换言之,陆晨根本不存在这条时间线中,没有陆晨这个人。

“其实……现在也不晚。”

陆秋支支吾吾道,将头撇到一边,看着小溪。

夏弥在后面的林子中,如同化作终极狗仔,拿出一个摄影机,正拍摄着这一幕,“哦嚯嚯,我要拍下来给陆师兄看,这幅老爹老娘羞涩的恋爱历程。”

绘梨衣也注意到了夏弥的动向,传音吐槽道:“你这是找芬格尔师兄进修过了吗……”

“我要卖给陆师兄,没有一百块儿传承结晶.大别想拿下。”

夏弥笑嘻嘻的道。

餐桌上,薛止妤又将快子伸向了另一道看起来很美味的‘鸡翅’,瞪了陆秋一眼,“想什么呢,秘血武者是不会有孩子的。”

准确的说,秘血武者和秘血武者之间,是不会有孩子的。

“那可难说,我们老陆家,据说祖上出过呢。”

陆秋一脸自豪的道,难得厚着脸皮鼓起勇气道:“止妤,你看现在世界破灭,人口锐减,为了未来的繁荣,我们作为强者,是不是应该承担起些责任,为人类的未来出一份力?”

然而他只换来了一句冷冰冰的,“滚。”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摸揉伸解湿好紧^男生下面太小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