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大叔把我带到一处工地

  “今日……公主这么坐不累吗?”刚开个头,见燕双双有些发抖的身子,圣音音便忍不住问到。

    “累啊!”燕双双下意识回答之后,自己愣了愣然后扁了扁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不累。”

    「棒棒,圣音音长的不吓人啊,这个燕双双怎么好像我要吃了她的样子。」许一只在识海里问到。

    真棒棒:别问棒棒,棒棒不知道,知道也不敢说,不敢说!    

    圣音音对着燕双双直截了当地道:“随意点吧,今日唤公主前来,是要告诉公主,公主你的贴身侍卫打算与外乡人一同离开女儿国。”

    “什么?”燕双双立即站起身来。

    “坐。”圣音音有些无奈。

    “……是。”燕双双乖乖应声。

    “我没说明白?”圣音音淡淡地问。

    “明,明白了,只是,飞雪她……不知圣女是怎么知晓此事的?”

    圣音音十分无辜,“我是圣女。”

    “原来如此……”燕双双一副明白了的样子。

    许一只:这个理由果然无敌。

    真棒棒:权利啊权利,温床啊温床!

    殿内安静了许久后,燕双双终于再次开口,“不知圣女将此事告知双双,是否有什么吩咐?”

    “此事还是公主看着办吧。”

    就,就这样?难道不是要说什么此事影响国家大运什么的?

    燕双双不敢置信地看着圣音音,不确定地再次问道:“由我看着办?”

    圣音音点了点头,“若无事公主便可以回去早点睡了。”

    “额……好。”

    接下来燕双双云里雾里的走出了内殿,直到站到殿外被夜晚的冷风吹的一嘚瑟,才渐渐找回了自己思绪。

    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内殿殿门,燕双双才确认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回去的路上,燕双双开始回忆殿中圣音音说的每一句话,想着是不是圣女别有深意……

    飞雪要离开女儿国出岛,可女儿国的规定是女儿国的女人们终生不得出岛,飞雪陪了她也有近十年了,也算是从小长到大的交情,但规矩就是规矩,她身为公主也不能带头坏规矩不是!

    难道圣女的意思是让她阻止飞雪离开女儿国出岛?可这么理所当然的事,圣女随随便便交代给一个圣使者,圣使者都能直接上报好好解决,圣女用得着深更半夜刻意叫她过来吗?

    不会的!圣女此番定别有深意,到底是什么呢……

    对啊!圣女见她端坐着,问她累不累,这不就是圣女的意思嘛!

    ‘端坐着’代表什么,那不是代表她的公主身份嘛!

    ‘累不累’当然是指被这女儿国的种种规矩束缚累不累!

    所以圣女后面让她‘随意点吧’那不就是直白地告诉她,不要被世俗的枷锁禁锢,想做什么做什么嘛!

    诶呀,她竟然才想领悟圣女此番话语中的深意!她真是太蠢了!

    圣女放心!她燕双双对着月亮发誓,一定完美完成圣女交代给她的特殊使命,让飞雪平平安安地离开女儿国!

    去他的规矩吧,自由最重要!

    自觉想明白一切的燕双双,精神抖擞的大跨步,得意洋洋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这边的圣音音躺到了床上闭上眼,仿佛已经看到了燕双双这个倒霉丫头接下来的一串蠢动作了。

    “只只你为什么不直接让燕双双阻止燕飞雪离开女儿国?”棒棒在识海里百无聊赖地问着。

    「让她阻止有用吗?我早就看透了,燕双双这倒霉催的就是为了燕飞雪开挂的,就算她真心想阻止,最后也绝对都是给燕飞雪离开打基础,诶……」一想到燕双双,许一只就头疼。

    “那只只你为什么告诉燕双双这件事?”

    许一只翻了个身,盖上被子,「因为她是个不确定因素,相较于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瞎出招,倒不如给她划个范围,让她在这个圈里自己折腾。」

    瞧着许一只的动作,棒棒还是忍不住道:“只只你还要睡觉?你已经睡了小一天了!”

    「不睡觉干嘛?没有手机,没有wifi,没有电脑,没有漫画书,我不睡觉还能干吗?」说着说着,许一只就伤心的不行,虽然她‘胸无大志’,但她也有很多想要尝试却没有开始的事情……

    不能想,一想就憋屈,她要赶紧离开这里!

    听了许一只的话,棒棒也十分理解,不能上网的日子真是太痛苦了。但是身为许一只的契约系统,它还是有必要为契约者的美丽心情努努力的。

    “只只!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要跟棒棒我一样激动起来!嗨起来!来来来,和棒棒我一起唱,快乐的一只小跳蛙,啦啦啦啦啦……”不同于许一只的消极状态,棒棒在识海里自嗨起来。

    一说到小跳蛙,许一只便又想到了睡梦中那个陌生的男人,他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广阔的大海上,数十只巨大商船在海面上接连成片,不断向一个方向行使着……

    其中最大的船只甲板上,一个高大的栗发碧眼男人迎风而立,望着海天接连处眼中柔情缱绻。

    他的猫儿,就在那里……

    ……

    再次睁开眼,许一只又来到了那片梦中之地。

    这一次,梦中的她面无表情地站在一间微开的房门前,这道门许一只很熟悉,却也很讨厌。

    梦中的她目光顺着微开的房门缝隙向里面看着……她在看什么?

    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梦中她的背后,许一只也向房中望去……房间中,她的妈妈跪坐在那把大提琴前,温柔的抚摸着琴弦无声地哭着,那么伤心那么绝望,可她心中却毫无波澜……

    许一只已经记不清眼前的这一幕究竟是她曾经历过的,还是梦中臆想出来的。

    她的妈妈,她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妈妈,真的会哭吗?真的会这样哭吗?

    梦中的她转过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一如她悄无声息地来。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大叔把我带到一处工地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