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男子监狱里的女教官75^四个性奴起双飞

  昨日里还光彩照人的她,现在看起来却是分外的憔悴。

    一双眼睛又红又肿,透着丝丝媚气的成熟面庞上,爬满了掩不住的哀愁与伤感。

    “娄姐……回来了。”楚恒一脸复杂的与她打了声招呼,心情也不自觉的被感染到了。

    “唉,回来了。”

    这一句话可是触碰到了娄晓娥心中的柔软,眼眶瞬间被打湿。    

    如果没有许大茂这个畜生,她将会在这个热热闹闹的大杂院里,与傻柱组建成一个新的家庭,她将会拥有一个疼她、宠她的好男人。

    可现在,她不仅连新家都没了,甚至连父母的家,都快要保不住了!

    娄晓娥用力咬了咬嘴唇,强忍着心中的那股委屈不让自己哭出来,她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楚恒,这个曾让她在夜里辗转难眠的男人,面上凄然一笑,由衷的说道:“恒子,以后要好好跟映红过日子,她是个好姑娘,你也是个有本事的好男人,相信你们能幸福的。”

    丢下了这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她便急忙忙的转回头走向院里,生怕被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楚恒愣愣的看着她那丰满的背影,嘴里泛起一抹苦味。

    如果换了旁人,可能不会懂娄晓娥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但他却非常清楚,这是她在对自己道别。

    一个在此时的她看来,与永别差不多的道别。

    娄晓娥很快就来到了中院,她深深地望了眼傻柱的房间,隐约间能瞧见床上躺着一个壮实的人影,那是她准备要托付余生的踏实男人。

    她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就疾步去了后院。

    娄晓娥径直的来到许大茂家门前站定,沉默了一瞬后,才抬手敲响那扇她无比熟悉的房门。

    “咚咚咚!”

    不多时,正在床上小憩的许大茂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是她过来了,冷笑着问道:“姓娄的,想清楚了?”

    “这个给你!”娄晓娥将自己背来的包丢给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恨恨的瞪着他,咬牙道:“你的条件我们已经办到了,我希望你也要信守你的承诺。”

    “放心,只要你们听话,我自然也不会食言。”

    许大茂阴恻恻的笑着,打开袋子看了一眼,见里面是一沓沓大团结,心头不由一阵火热。

    这娄家可真特么是肥的流油啊!

    必须要多多吃上几口才行!

    “希望你说到做到。”娄晓娥实在是不想面对这张丑恶的嘴脸,一把摔上房门,转身就离开了大杂院。

    没有意外的话,她这辈子都应该不回再回来了。

    许大茂也没在乎她的态度,拿着钱回屋查了一遍后,他就带着其中的一沓大团结离开了家,向着轧钢厂的干部楼赶去,准备去找李富贵汇报一下工作。

    他现在是越来越明白金钱的重要性了。

    ……

    谷</span>  翌日。

    楚恒刚一到单位,就有钓友兴冲冲的跑来粮店找他,想要约他一块去十三陵那边去钓大鱼。

    要是换做平常,他肯定是乐不得的,可今天他要等杜三来汇报情况,实在是走不了。

    “今儿真不成,店里有事情。”楚恒心痒难耐的拒绝了钓友。

    “这可真不巧啊。”见他去不了,钓友大失所望。

    要是没有这个狗大户的自行车,他自己可去不了十三陵,那可是好几十公里呢,光靠腿儿着他不得走到天黑?

    可这钓友又很想去那里见识见识,他想到狗大户平时那种豪爽的作风,犹豫了一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厚着脸皮开口道:“那……你自行车能借我不?那地方太远了,我没车去不成。”

    这年头的自行车在各家的地位,跟后世的机动车差不离,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要不是关系非常好,是绝不会外借的。

    钓友跟他开口,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万一人家同意了呢?

    好在,楚恒并不怎么看重那辆自行车,一直就当做一个代步工具而已,他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把车钥匙丢了过去,神情随意地说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拿去骑吧,下班前给我送回来就成。”

    “谢谢,太谢谢了,你下班前我一定会来。”

    钓友欢天喜地的拿着钥匙,乐颠颠的就跑出了粮店,不一会便骑上自行车扬尘而去。

    这时,听了他们全程谈话的孙大姨走了过来,好奇询问道:“小楚,今儿店里有什么事啊?”

    “哪有什么事啊,我就是累了,想歇一天。”楚恒笑着解释了一句,便扭身回了办公室,展开了喝茶看报的繁忙工作。

    晌午。

    楚恒刚吃过午饭,正准备去街上遛遛,消化消化食,就遇见了正往粮店走边来的杜三。

    “就等你呢。”他连忙把人带进办公室,待倒上茶递上烟后,便急忙问道:“昨儿个有什么发现?”

    “昨儿半夜,娄家来了一帮亲戚,三点多钟的时候那帮人又开出去一辆卡车,我骑车跟到城外就没敢再跟了,怕被人发现。”杜三端起茶缸子喝了一口,便一脸嫌弃的推到一边,从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说道:“那车去了好几个宅子,从里面拉出来不老少东西,几个宅子的位置我都记在这上面了,您瞧瞧。”

    楚恒连忙接过来瞧了眼,见上面那几个地方的位置与刘光天给他的那些信息完全吻合,他的脸上便露出一抹极为复杂的笑容。

    那一刻,终于要来了!

    将东西收好后,他想了想又跟杜三嘱咐道:“这几天你多留点心,要是见到娄家人在夜里出门,一定要第一时间来通知我。”

    “明白。”杜三点点头,瞥了桌上的茶水,有些口渴的他忍不住又拿过来喝了口,旋即皱起眉吐槽道:“我说楚爷,您这大主任喝的什么破茶啊?也忒淡了点!等回头给我您带点我朋友给的高碎,那香味儿比您这茶强百倍!”

    “丫懂个屁,我这可正儿八经的西湖龙井,级别不够都不喝上,这茶都还是我从我二叔那顺的呢。”楚恒白了他一眼。

    “是么?我再尝尝。”杜三一听这么高级,连忙端起来又喝了口,细细品味之下,还真有点别样的香味。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男子监狱里的女教官75^四个性奴起双飞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