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两条香舌女同-被老板揉到湿透了

   许莫淡淡一笑,抿一口茶,“咳,沈无敌。你也没啥长进吗。除了旧事重提,也没有什么新花样。”

    “你真的不在乎了?”

    沈城韵有些诧异,“那可是你心里圣女,谁说一个不字你都不愿的。今天怎么啦?毫无反应。”

    “想通了呗。”    

    许莫淡笑,“不想让自己伤心了。仅此而已。”

    “既然如此,咱俩就多说几句。她和我曾祖母那个,长的很像吗?”沈城韵正色道,“这问题,放在以前我可不敢问。”

    “不像。”

    许莫笑道,“你的曾祖母妖艳生资,妩媚动人,而她娴静娇美,柔弱可人。即便是没有那次战争,她也是个短命的。因为,她身染恶疾。在那个时候无药可医。”

    “语速平静,神色安宁,你还真是放下了。”

    沈城韵突然捂了捂心口,接着,讪笑着说,“我刚刚说那些话的时候,就想到了最坏的结局,被你胖揍一顿。然后,讹你一些粮食救济我的臣民。”

    “这件事我说了不算。需要我家城主御批。”

    许莫坦然一笑,“你也知道,我们城主呢是个女儿家。善变。前一刻阳光灿烂,心怀天下,她能给你批下来救济粮。后一刻,若是一个不顺心,她也能给你制造一堆麻烦。这样一位善变的主子,我可不敢得罪。”

    “朕想见见她。顺便见一见小龙儿,这期间,”沈城韵真诚地说道,“我会当面呈清楚云河的状况。”

    “这个你倒是瞧的起她了。”

    许莫笑容依旧,依旧不缓不急的抿一口茶,把玩着手里茶盏,缓缓说道,“你的天下,你的臣民,你的权威,你的麻烦,她,应该不会愿意出手帮忙。”

    “为何?”

    沈城韵心里明白,令城的主子绝不是个心怀天之人,她的心很小,小的只能容下她的将士,她在乎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坐稳令城之主的位置上。

    就是因为她的心很小,所以才想着这个时刻争取一席之地。

    “令城可是将都。哪一个将军不是心怀天下?你家城主难不成例外?”

    许莫笑而不语。

    龙正天一直把自己当成泥塑,他知道蕴成君主说这话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另有所指。何况,令城那位城主可是一个不着调的。

    她高兴了,坑你一把;

    她不高兴了,再坑一把。

    所以,对于令城的援兵,能寄希望与许帅,决不能妄想得到她的垂青。

    听着君主的意思,该是不知道这位令城之主的丰功伟绩。也是,许帅这样忠诚,他才不会舍得让自家主子的糗事被外人知道呢。

    白正宇对于那位令城之主很陌生,仅存在与传闻之中。虽然自家小妹被九凌关看重,也仅仅是九凌关的学生。这样与己无关之事,还是不要多开口的好。

    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百花盛会在即,桃花令发放在即。

    师叔三翻四次提及小妹,如今又要面见令城之主。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还是惦记小妹!

    师叔,有我一个还不够?

    你还要把我的小妹算计上?

    白正宇心里第一次生气抵触之意,缓缓起身,躬身一礼,温和地说:“师叔,请容玉龙为许帅辩护:许帅身在宇内,他家城主身在九凌关。宇内与九凌关互不通信,许帅怕是很难将师叔的心意转达给他家城主。”

    沈城韵在白正宇起身之时,已经察觉到这小子的不悦,虽然他掩饰的挺好,终归是年轻了些。微微一笑,心意了然:

    你的底线是她。

    “哈哈哈,玉龙说的极是。师叔心急了。”

    许莫眉心微拢,瞄一眼白正宇:你心急了。暴露了自己的底线。

    白正宇微微点头,再次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龙家主,你来擎天山已经许久了。不知道可寻到了心仪的援政之人?”沈城韵说。

    “臣听从君主的差遣。”

    龙正天起身说道。

    “哦,这样啊。”

    沈城韵笑了,“许帅,和稷粮仓的赔偿不用交给国库了。直接兑给龙家主就是了。”

    “沈无敌,你还是那么精于算计。”许莫慵懒的一笑,心里更加佩服展潇潇的先见之明——浑天家不能和苍天联姻!

    “只不过,本座手里可没那多钱粮供给给他。”

    “没关系。朕,允许你差人回九凌关求助。”来一个,留下一个。

    沈城韵笑的真诚满满,任谁看不出这是个陷阱。

    “张景淳。”

    许莫冲着帐外喊一声,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张景淳。”

    许莫又喊了一声,这一声明显带着不悦。

    楚江阔用手推推支棱着耳朵听得张景淳,“两声了。再喊你,你就要被挂起来了。”

    “来了。”

    张景淳大声迎着,接着小声说:“你看着我点。若是许帅把我挂起来,记得给我送饭啊。”

    楚江阔点头,张景淳这才放心的走进帅帐,左右看看,走到许莫面前,讨好的一笑:“许帅,你找我?是请平安脉吗?”

    龙正天微微低头:平安脉?他需要吗?

    白正宇:许帅这是差他回去送信。

    沈城韵:许老坏,你觉得你用什么手段可以瞒过我的眼睛?

    许莫放下把玩的茶盏,从袖子里掏出两张合约,合约包裹着从晓王手里买来的冰晶令。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一个精美的檀香盒,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东西封存进檀香盒里。

    然后,把盒子推到沈城韵面前,笑着说:“请蕴成君主在檀香盒上盖上印鉴。”

    沈城韵这一刻有点傻眼:许老坏当众算计我!

    白正宇眼中闪出一丝焦虑,稍纵即逝,不曾留下任何痕迹。

    龙正天后背一凉,心道:这些上位者都玩这么狠吗?

    沈重臣抱着秃毛凤凰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额,应该的。”

    沈城韵知道躲不过,若是不盖印鉴,他就会拒绝援助粮食。慢慢腾腾的从怀里掏出私印,龙正天急忙捧来印泥。

    沾了一下印泥,沈城韵将私印狠狠地压在檀香盒上,再盖印的瞬间,利用灵力探了探里面的东西——除了自己亲书的合约。还有一枚令牌。

    令牌的气息很是熟悉,应该是许莫的通关令牌吧。

    副关主,

    你把通关令牌送走了,

    你,

    还走的聊吗?

    “许帅,朕知道你来宇内没带什么兵将,朕就做个顺水人情。请龙天家主护送张信使回九凌关如何。”

    沈城韵盖上印的同时开口,生怕许莫先他之口说出护送的人选,急忙指派自己信得过的人选。

    “云河腹地乃是他的辖下,这趟辛苦谁跑都不如他跑合适。”

    白正宇心底一颤:师叔,你这是要拿许帅做人质!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两条香舌女同-被老板揉到湿透了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