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分解酥胸,丫头我忍不住想要你

  “不难过了,现在心情还挺好的,可能一下子就走出来了吧,至于电话,之前找安董要的,不是什么非法手段,放心吧!”没想到安金儿这小丫头保护隐私的意识还挺强的。

    “行吧!我不是关心你啊,我只是想让你再帮星耀赚几年前,毕竟观众喜欢你,等我以后比你红,我才不会管你呢!”安金儿刀子嘴豆腐心地掩饰自己的关心。

    “知道了,还是谢谢你,安金儿小姐,我未来的老板!”叶楠楠顺着安金儿的剧本来,不就是演吗?

    “这话听着舒服,以后多说说!”安金儿笑笑,笑声叶楠楠听得一清二楚。

    “就不!哈哈哈哈!”叶楠楠要是顶撞上司的员工般硬气,但很快又软了下来,没忍住笑。    

    电话的那边也是笑声不断,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是两个怎么都看对方不顺眼的人,却因为各种事情的交涉,开始磨合,甚至碰撞出不同的火花,最后成为朋友。成年人的世界,好像也很简单,你只要给台阶我就会下,大家都很开心,也都很有面子。

    美国这边,叶姜这几天都待在JN,毕竟他得帮叶爸盯着,他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这宽敞明亮的房间,开始感受他的精神世界,很久很久以前他是多么想成为现在这样的人,但是真正地坐在这个位置上才发现,,责任是多么的重大,整个公司成百上千员工的工资全部都取决于自己的经营管理是否妥当,一不小心就会导致这其中的谁谁谁失业。叶姜认为这样的工作是真的费脑子还费时间,甚至还费感情,叶爸是怎么做到在园子里悠闲地摆弄花花草草也能将这么大的公司管理好的,瞬间对叶爸肃然起敬。

    晚上,叶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但是江柔并不在,他猜测她肯定是出任务去了,便没有多想,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其他事宜。

    不知不觉,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叶姜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是凌晨一点,可是江柔还是没有回来,他有点慌了,平常江柔最迟不会超过十二点,他打开微信,发现对方并未给自己发任何消息,就更加慌了。

    叶姜即使很着急,但依然思路清晰,他立刻就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江柔的上级,他按下熟悉的一串数字,拨打了过去。

    手机里“嘟“的声音就从开始响到最后电话挂断,每一声”嘟“响起后,叶姜都希望能够立即听到对方的声音,但是没有,从始到终都没有。既然都这样了,叶姜不得不调动人马寻找江柔。

    “喂?在干嘛?”叶姜拨了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电话过去。

    “当然是睡觉啦!”美国男孩用自己不太流利的中文慢吞吞地回复,代表着最基本的礼貌,和自己的素质。

    “现在,立刻,马上,帮我定位一个人!快!Right

    now!”叶姜急迫地吼道,没有怒气,但是听得出来他并不愉快。

    “Ok,

    please

    give

    me

    two

    minutes!”美国男孩听出来叶姜的着急程度,便用回了英语。

    “Telephone

    numbers!”两分钟后,美国男孩已经调好了自己的系统,叶姜将江柔的电话给他就可以定位出来江柔此刻所在的位置。

    两分钟后,江柔的定位出现在叶姜的手机中,他快速穿上外套,准备出门找江柔。就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止步了,江柔正坐卧在门口,身上,脸上全部都是血。

    “阿江!”叶姜连忙俯下身唤江柔,看她的意识是否清醒。

    “阿江!”轻唤声变成撕心裂肺的呐喊,接着连续喊了两三声后,江柔没有一丁点儿回应,脸色苍白,平日里鲜红的嘴唇没有一点儿血色,身上冷冰冰的,凉得惊人。

    叶姜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江柔没回家,为什么不早点出门找,江柔肯定是怕暴露自己的住处所以才将手机丢在了外面,而她是怎么回来的,叶姜难以想象。他将江柔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慢慢地撕开她的衣服,检查她的伤口,她的气息很薄弱,叶姜的双手都在极力地颤抖,他害怕伤口出现在不该出现的位置。他脑子里面全在想象江柔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走到家门口的样子,她肯定很想很想敲门,但是却再也没有力气了。

    他找到江柔的伤口,是枪伤,左肩有一处,腰上有一处,造成她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是大量失血。叶姜用湿毛巾将江柔的身体擦拭干净,取出了子弹,给伤口消了毒,缝了针,用手把了把脉,发现并无大碍后,给江柔换上了干净的睡衣,随即自己躺在了她身边,盖好了被子,江柔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温暖的环境,而这种靠肌肤传递的是最好的,也是最有效果的。

    叶姜就静静地看着江柔的脸,很是心疼,突然他留下了眼泪,很不争气地哭了,就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身旁的这个女孩子。

    窗外的云层渐渐散开,太阳露出了它微笑的脸庞,仿佛在告诉人们好好热爱这个世界。叶姜一夜没睡,就一直盯着身旁的江柔,但是对方没有一点儿回应。太阳从海平线移步到了人们的头顶,叶姜还是没有闭一下眼睛,他害怕,他不敢闭。接着,他看见了奇迹,江柔的手动了动。

    “阿江,你是不是醒了?”叶姜问。

    只见江柔的眼皮也跟着动了动,很久很久,留下来一滴泪。

    叶姜看着这一切,牵起江柔的手,捧着,用嘴哈着气,刺激着她的感官,以便让其快速地醒过来,就这样,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叶姜的嗓子都快要哈哑了,江柔的手指又动了动,这次的幅度比上次的稍微大一些,接着,她极其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分解酥胸,丫头我忍不住想要你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