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乖用下面喂我葡萄.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虽然她知道“V”曾经送了一份大礼给她——从效果上看,这是一种能高速自愈的基因类变种试剂。

    至少在她从军事训练营里无论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和身体损伤,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到恢复。

    不过赛博化就可以能让她获得堪堪媲美V的反应能力和速度,取舍之间她还是有了决定,而且不会反悔和犹豫。

    通过赛博化眼球植入体她可以像监视器一样不断扫描着现场任何看不到的细节,反射强化部件“克伦齐科夫”的功率可以让她的手瞬间打出一道残影,像把闪烁的利刃直刺敌人。

    当然她也不会放弃得到的高速自愈的原生肉体能力,通过这些能力加上数年的打拼,她逐渐和一个叫圣地亚哥的流浪者搭成了双人战斗小组。    

    流浪者是上世纪末的大崩溃期间,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阶层出现的,总是在迁徙,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坐着汽车,拖家带口地在全国各地流动。迫于生计,他们也会不断变换工作岗位,有时他们会短暂地安顿下来工作,工作结束后就收拾行李走人。他们住在营地里,营地里一般会有多辆车停在废弃的建筑周围。在他们的逗留期间,这些建筑将用作会议场所、生活区、医院、学校或其他能够提供庇护的设施。

    流浪者的社会构成可分为家族、部族、部落和民族。家族由2到100人构成。部族由多个家族组成,成员从几百人到一千多人不等。部落则要大得多,由几万人组成。民族是最大的群体,有几十万,最大的流浪者民族约有一百万名成员。

    当今世界的流浪者可分为七大民族和乱刀会,而圣地亚哥就是某个流浪者部落的少主。

    在2008-2012年期间,他们的大名就响彻了整个东海岸,而回来后的他们自然也常驻在了亚特兰蒂斯酒吧。

    这里是顶尖的佣兵找工作之所,而罗格和圣地亚哥就经常在榜上前五,个人基本在前二和前三,事实上的第一,第二。

    第一是一直没有公开露面,却永远有他的传说的“VIGILANTE”,也是传言是第一版“死神武士”……来自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佣兵酒后失言。

    其实很多人都在撩搓着罗格和圣地亚哥组合去光明正大地放言挑战“V”,这也算是一个经典节目。

    不过也的确有很多人经不起挑拨,市面上的顶尖雇佣兵在夜之城境内的雇佣费在5000欧元左右……自从美元崩溃后,在夜之城基本不谈美元绿币,而改用欧盟的货币“欧元”了。

    如果要求比较高,撑死了也就一万五欧元——3倍任务报酬。也许会有顶级任务发布,报酬上开价十多万欧元,但那都是送死类型的自杀式任务,有命赚没命花的那种,而且极度稀少,可遇而不可求。

    可“Vigilante”的出场价是基础10万欧元!一场最低级的任务就能让他买辆超级跑车,甚至一处平民区的商品房的10%地段,更不用说没人会让他去做低级任务的。

    在这种情况下,V是有很多挑战者的:凭什么我们只能拿最多一两万欧元的佣金,而你却能被一掷千金?!!

    这样的问题不禁被全城的街头雇佣兵扪心自问,甚至在和雇主砍价时会被挑拨:“你有本事,你就去挑战V啊!

    打赢他,你就能被马上被安排提到10万元的花红级别,我二话不说直接同意!”

    渐渐地,街头上开始充斥着对V的叫嚣,甚至有人在墙壁上涂鸦出了一个“V去吃屎吧!”的喷画,一时间人人都在唱衰“V”。

    但结果就是,有一天那些被骂的人,全部集体失踪了!一个都找不到,身边也没有留下音信。

    一开始,人们认为只是他们被集体出了什么任务,但随着时间越长,有的佣兵的家人开始满大街在街上寻找失踪人口的时候,人们才知道事情大发了。

    因为这正是金属齿轮公司用来惩罚对他们的运输队发动掠夺的惩罚,所有进攻过运输队的人再也消失不见,蒸发于人世。

    V通过一次润物细无声的行动,再一次让整个夜之城的地下世界沉默起来了。

    不过好在有些人似乎平日里名声极好,一部分人突然戏剧性地出现在了街头,浑身赤裸,精神恍惚,但终究没有大碍,过了几天就恢复了健康和意识。

    唯一的问题是,在被消失的一个月里究竟经历过什么?没人能有印象,甚至一回忆就是头疼——他们怀疑被洗了脑!

    但更多地在街道上名声不好,血债累累,而且独来独往的家伙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因为这代表着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遗忘。

    而且政府和警察局是绝对不会管这些的——他们巴不得这些社会底层的“流毒”能够一步步地被清理掉;信息掮客也不会尝试获得这些人的下落和任何关于“V”的信息——他们还不想死的太早。

    所以每个登上佣兵榜单的精英终究会面对着一个陷阱:是努力去吞下诱惑,放言对抗“V”来征求获得一丝直面第一佣兵的机会;还是忍住诱惑,努力做好一个乏味的佣兵,被客户嘲弄,接受平常的价位,勉强糊口。

    不过最近把持着第二第三位的佣兵的反应让人有些失望,喜闻乐见的大变活人连个开头都没有,就结束了。

    圣地亚哥作为流浪者出身可没有像城里人一样有这么大的心气一定要挣个什么第一,他只想老实赚钱养活他和他的部落。

    任务底薪10万欧固然是一笔不错的大钱,但是太众矢之至了,他宁愿接受一个极端危险的高额报酬任务,都不想接受一个“第一佣兵”的虚名。

    至于罗格?嘿嘿,罗格就更没什么去争夺第一佣兵的野心了,她现在一心观察着亚特兰蒂斯的老板兼酒保。

    对着一个酒保犯花痴?!!圣地亚哥感觉简直是不可理喻。

    是!这个叫瑞凡的中年人是个美大叔,玉树临风,而且长袖善舞在一众暴躁的佣兵和阴险算计的企业人士中间均混的开。

    身手也十分敏捷,至少在处理酒吧闹事时,可以迅速压制住对方,让人连掏枪的速度都反应不过来就立刻被擒拿。

    圣地亚哥看到瑞凡的身手就只有一个想法:这人要是参与佣兵事物的话,估计就没有他们容身的余地了。不知道身体里究竟有多少植入物,竟然比久经战阵的自己都要迅速,罗格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像亚特兰蒂斯这样重要酒吧,肯定也是需要放置卧虎藏龙,一锤定音的人物的。

    当然了,罗格经常花痴一样地盯着他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圣地亚哥可不太看好,要知道瑞凡可是强尼每次到夜之城必须要拜访的对象。

    作为强尼的好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肯定也是个大花心萝卜,罗格的暗恋估计讨不了好。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之前他们已经定下了规矩:“不要让个人喜恶影响到我们的工作。”罗格喜欢酒保瑞凡,就让她喜欢吧。

    如果那个酒保敢伤了她的心,相信暴躁女佣兵肯定会把酒保的心给掏出来。

    不过恨铁不成钢的是……看到酒保的吧台没人了,罗格又跑过去了,无视周围人窃窃私语和面带笑意的目光。

    罗格很喜欢去撩酒保,这是人皆所知的事情,但是总是求而不得……这次估计结局依旧,这都成了佣兵界的巨大笑柄。

    一个酒保而已!除了嘴巴比较甜以外有什么好吸引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乖用下面喂我葡萄.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