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少爷和下人h-双飞囗交小说

    素云裸着肩膀,躺在陆磊的怀里,道出了自己的担心。

    “莫担心,每年的正月十五有花灯宴,午时前,官家的娘子们都去赴宴 ,宴毕就各自散开去赏花灯,约摸着青松怕我给不了好衣裳穿,才叫赵麽麽准备的。”

    “还要参加花灯宴啊,都是要注意什么?”素云顿时紧张了起来,她本是一个小镇上的女子,本以为不出意外就是嫁人生子,在数着日子挣钱,将孩子带大。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参加太后的花灯宴,一时之间便紧张的很。

    “放心,以我的官职,还不至于能让你坐在太后的一桌。”陆磊在她脸上轻轻的一吻,有些调侃的意味。

    “过几天就有麽麽来,她会教你些礼仪,其实都差不多的,太后是个很随和的人,特别好相处的。”

    “可是我……唔……”素云还是很担心。

    “既然不困……”陆磊翻身覆了上去,将她压在身下。

    “困困困困,困的睁不开眼了。”素云羞红了脸,担忧顿时烟飞云散。

    看着素云紧闭的眼睛,颤抖的睫毛,陆磊伸手将那茶拿过来,“喝点水再睡吧,嗓子都有些哑了。”

    素云就着他的手,喝了小半杯水,白了他一眼娇嗔的道:“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谁?”

    那罪魁祸首,笑着喝了剩下的茶,见那烛台的刻度也差不多到头了,就任由它去,拥着那个紧闭着眼睛的人,一起相拥睡去。

    屋外大雪纷飞,一片银装素裹的好景象。

    同样银装的封府,尽管屋里燃着一溜的火笼子,一身便服的封静跪在地上,垂着头,心底却那冰雪的冷意还要冰凉。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便是家父当时一心攀附富贵,却挡不住王爷的薄情,若是看不上我妹妹,自将她遣回来便是,我封静就算吃糠咽菜也是养的起她的,可是王爷你扪心自问,你是怎么做的。”

    封静一脸悲哀,说着竟自己站了起来,手指指向那坐着的人,怒睁的眼睛里,啪嗒落了一滴泪。

    屋里沉默着,同样无声的还有那纷纷的雪,一片片的从天空飘下,无声无息,沉默的可怕。

    “你,将她置于客栈不管不问,你可知道她去找你的时候,已经怀孕四月了,你可知道!”

    封静眼睛通红,站在男人的面前,只差分毫就点到了那人的脸上。

    花白头发白衣中年男子用剑柄将他手按下,“封静,不可放肆!”

    封静才意识到,现在的这人已经不是当时的小公子,却已经位高权重的王爷,他挺直的脊梁顿时弯下,“赵亭林,你便不可怜她,也要可怜下那肚里的孩子啊?那可是你的亲骨肉。”

    骨肉二字出口,已渐不可闻,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滚滚落下。

    “当初随她去的丫鬟,可是一个叫做阿雯的? ”那人沉默的半晌,看着满脸泪痕的封静。

    喉头动了动,和脸一样苍白的唇尝出了一丝腥甜的味道,他咽下,艰难的问道。

    “是阿雯,怎么?”封静抬起头,愕然道。

    “难道你有了阿雯的消息?”封静快步上前,便看到他的不妥,快步奔向外面,“快,请府医来,快快快快!”

    最后一声快,已经破了腔调。

    再回头,那花白头发的中年男子已经合上了那人的下巴,封静上前,夺过桌上的药瓶子,一闻,变目眦欲裂的道:“二墩子,你特么的脑子也有病是不是,这个时候天寒地冻的带他来我府上做什么?嫌我这些年刚刚过的太舒服了是吗?”

    “他要去死,自管去死,为什么要来我府上!”

    谩骂间只动作不停,将人一起扶着去了书房后面的小隔间。

    不一会府医披头散发的被一侍卫给扛了进来,“你慢些,哎呦我腰啊!”

    头晕目眩的在脚踏上坐定,看到那软榻上一脸苍白毫无血色的人,便吓了一跳,忙从药箱子里取了也薄薄的一片山参,却无论如何都撬不开那人的嘴。

    急的满头大汗,这般身着富贵的人,若是有个好歹了,莫说是将他从小妾的床上挖起来,便是在雪里挖个坑埋了他去,他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封静看府医根本撬不开那人的嘴,无奈之下,捏着他的脸,才堪堪的放了一片参片,在他的舌下。

    府医把了脉,自去亲自熬药,屋里狭小的隔间就剩下两个站着对眼的人。

    “二墩子,你来说,怎么回事?”

    “主子让我查,陆磊的娘子吗,却查到了她不是卫家的亲生孩子,卫家娘子,是卫老二去北地那边码头干活带回来的,已经派人去了松山镇去查探,主子等不及了,便想过来问,巧姑娘当初身边的丫头是不是叫做阿雯的,那卫娘子就是叫阿雯。”

    花白头发却被叫做二墩子,他也是难堪的很,好在也没有外人,叫就叫罢。

    封静古怪的看了一眼那床上躺着的人:“哟,这样的人,早干嘛去了,现在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却不嫌晚了吗?”

    当初巧儿大着肚子,听闻赵亭林中了毒,好容易找到了人,却是一个计谋罢了,巧儿在客栈里被金人掳走,赵亭林也失去了踪迹。

    封静恨父亲将妹妹送去了赵府,让妹妹失了心,当然,那样满京城里最耀眼的人儿,那样鲜衣怒马,一绝偏偏,绝色的容颜,决然的地位,哪个姑娘又能逃得开呢,谁能不喜欢呢?

    他最恨的却是他将妹妹当做诱饵,却自此失去了妹妹,当年妹妹失去了踪迹,他也失去了踪迹,再后来,他就永远的没有了妹妹。

    金人愈发的猖狂,偌大一个朝廷竟还要送人送财去岁贡,才保的朝夕,叫他如何不恨。

    这便是他赵亭林造的孽,铸就的因果,活该他终日在这毒的浸染下度过他的余生。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少爷和下人h-双飞囗交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