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ufo
发现神秘事件

黄的部分写得很细的小说&一个我上面两个

    韦扶风当然明白豪族的用意,支持他出头搞割据,尽快的做出支援行为,聚集重兵谋求割据。

    有了韦扶风拿大顶,泸州豪族能有一个进退自如的余地。

    韦扶风败了,豪族们置身事外,舍出一部分财富犒劳东川军,不了了之。

    韦扶风获胜,等同于豪族们的胜利,他们架空节度使掌控庐州,甚至于杀了韦扶风取而代之。    

    豪族们或许认为,就算支持韦扶风聚集重兵,他们对于军力的影响,一定凌驾韦扶风之上。

    韦扶风没有自己的亲近根基,在泸州只能依靠豪族。

    韦扶风深知豪族的用心,这也是他对豪族起心诛杀的缘由。

    老冯来了,走马上任的成为指挥使,入掌白虎堂。

    韦扶风则是都防御使,直辖都督府和转运司。

    都督府和转运司置立有长史,判官,录事参军和推官,能够代理平常事务的签押。

    韦扶风的任官流于仓促,基本就是按登记名册圈点,合不合适只能用了再说,不能胜任再换人。

    兵府的拔选,获得了五百多的军武人才。

    拔选的军武大半成为火长,有百多人成为牙将,有十人成为兵马使。

    韦扶风规定,各兵府火长,轮番成为都督府亲卫,也就是护卫他的卫军。

    反过来,老冯带来的军兵,也要下放替补兵府火长。

    事实上,韦扶风的这一做法不可取,对他的人身安全有害。

    亲卫当然要用信得过的人出任,但这一做法的好处适宜当前,能让韦扶风与基层兵头建立亲近。

    老冯和属下的到来,韦扶风紧绷的心获得一定释放,大半事情不需要他的亲问,他的目光转向了军需和军训。

    军训一事,韦扶风考虑决定,让白虎堂的将官兼职教头。

    愿意教导士兵排兵布阵和武艺的将官,可以自愿兼职兵府郎官,主职之外获得另一份官饷。

    另外募集的士兵来历复杂,乡土抱团的现象严重,还有很多僚人(少数民族)。

    韦扶风暂时没有针对乡土抱团,发布了‘入我军中,皆吾袍泽’的平等军令,严惩人文欺压现象。

    军需方面,刺史安冉给予了尽量支持,粮食能够给足,军器却是缺少,但有了粮食,就能够稳定了军心。

    韦扶风亲自坐镇转运司,盯着属下将粮食足额的发下去。

    粮食充当了军饷,韦扶风允许士兵领取粮食,通知家人来领走。

    一时间军营附近人山人海,都来领取那份不多,但能够喝粥果腹一月的军粮。

    一晃,韦扶风留在泸州有十日。

    他知道不能拖延下去,一旦安冉接到东川节度使的揭发公文,韦扶风或许控制不了三万军力。

    于是,韦扶风下令大军开拔。

    三万仓促组成的乌合之众,在白虎堂的一系列军令下达之后,分成二十部分开始启程行军,沿着陆路向渝州进发。

    刺史安冉随军,林清雪

    (本章未完,请翻页)

    和小雪也离开了府宅随军。

    开拔的前一日,韦扶风书信两封,命令信使赶去了叙永县和兴文县,交给两地的镇将。

    信中言,“吾新任川南都防御使韦峥,奉令东川节度顾使君,诛灭泸州豪族赵氏和罗氏,消弭尾大不掉的造反隐患。

    请两位镇将起兵与我部军力会师,奇袭纳溪县赵氏与合江县罗氏,破城财物任取,吾功成,率领一万泸州军去往西川,归属行营副招讨使顾彦晖大人讨逆。”

    信内用上了川南节度使的大印,并且让信使告诉镇将,他拥有三万军力,只是顾虑发生哗变,需要两位镇将进入纳溪县城与合江县城,里应外合的为顾使君去忧。

    韦扶风行军近午时,信使赶回,告知两个镇将愿意起兵效力,发兵赶去了两座县城,只待大军一到,就会在城中夺取城门。

    韦扶风听了颇感兴奋,统帅三万大军的他,忍不住的雄心勃发。

    很快,理智压制了他的野望,转首顾望,看见了人海涌动,队伍凌乱的不堪入目,多数的面孔麻木阴郁,士气明显低落。

    “也只能是威风一时,真的与东川节度军对阵,必然发生大溃败,进攻纳溪县城,这些乌合之众也是难以攻克。”韦扶风冷静的做出了判断。

    他知道,不会有了时间整军。

    ……

    纳溪县城与合江县城,位于大江之南。

    泸县城位于大江之北,所以韦扶风的三万军力,沿着大江之北向渝州行进。

    在接到镇将的回应,韦扶风暗中下令一万军在后面渡江。

    押后的一万军力。大半出身流民,领军的兵马使和牙将,都是荆南和淮南出身。

    统军的指挥使,最初五个属下护卫之一的李成刚。

    日近黄昏,韦扶风接到了一万军渡过大江的回馈。

    他暗松了口气,下令三千军带上刺史安冉的亲信,执公文返回泸县城接管,严令领军不得伤害豪族高氏。

    大军驻扎在了途中,按行程接近了渝州的江津县。

    事实上泸州与渝州毗邻,泸县去往渝州治巴县,中间只隔着江津县,也就数百里的距离,步行军五六天可达。

    帅帐内,韦扶风与老冯在一起说着事情。

    老冯道:“公子令留高氏,莫非有什么用意?”

    韦扶风点头,道:“高氏与赵氏豪族不同,赵氏是外来户,高氏是泸州传承了数代的官宦家族,诛杀会引起泸州人心的排斥。”

    “公子,某觉得高氏的影响力巨大,若留之,很容易遭其反噬。”老冯说出自己的见解。

    “留人不留爪牙,高氏的田地我会抄没,之后分给将士。”韦扶风说道。

    老冯点头,道:“公子想用军功屯田之法,笼络军心。”

    “没有利益获得,军心岂能为吾所用,诛杀赵氏和罗氏之后,立刻实施分田。”韦扶风轻语。

    老冯点头,道:“渡江的将士,应该能够成功。”

    韦扶风摇头,道:“但愿李成刚,能够有了先发制人的机会,两个镇将的变数很大,或许临阵反戈一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们胆敢违逆东川节度使的威慑?”老冯轻语质疑。

    “两个镇将在泸州镇守,难免获得豪族的孝敬,或许与豪族的关系非常亲近,我们只能希望,他们对于财物的贪婪之心,胜过与豪族的亲近。”韦扶风轻语。

    老冯点头,道:“我们的军力不堪用,若想夺城只能借力两个镇将。”

    韦扶风点头,又问道:“老冯,你说过江的一万军,有可能战胜镇将的两千军吗?”

    老冯摇头,道:“败数更大,一万军力缺乏向心力,武备也不如太多,另外镇守边境的军力,多数骁勇善战。”

    “若是败了,我们立刻离开泸州。”韦扶风果断轻语。

    老冯微怔,问道:“公子的先发制人,莫非是下了杀令?”

    韦扶风点头,道:“两千镇军,若是不能及时消灭,会成为我们的噩梦。”

    ……

    泸州的大江渡过不易,只能船载摆渡。

    三万大军出发前,刺史安冉就用水路进军的名义,征集了数十膄大小船只。

    韦扶风的军令一到,指挥使李成刚下令渡江,过江的先头军力奉命巡边,在大江之南散开,凡是看见的人统统扣押带回江边。

    一万军顺利过江,李成刚根据路途远近,率军奔袭纳溪县城。

    他没有分军进袭,而是奉行韦扶风的吩咐,一个一个的去吃掉,最主要的是吃掉镇军。

    华灯初上,李成刚率军抵达了纳溪县城。

    远观夜色下的城池,李成刚立刻知道难以攻陷,高达五米的砖石城墙,十米宽的护城河,女墙上可见很多披甲士兵。

    这时,有属下带来了一名披甲军将。

    军将络腮胡子,豹眼鹰钩鼻,走路昂然傲慢,到了李成刚近前,竟然无礼的打量一下。

    “请问,川南都防御使大人在吗?”军将挑眉问道。

    “都防御使大人率军去往了合江,某奉命来袭纳溪县,这位大人莫非是童将军?”李成刚温和回应。

    “哦,某是牙将,奉命来与你们联系,某的上将已然在了城中,就等你们。”军将挑眉回答道。

    李成刚点头,道:“好,都防御使大人有令,入城只许收缴粮食,之后退军带走,城池交给童将军镇守,童将军需要等候东川节度使大人的军令。”

    军将微怔,点头道:“好,某去夺城门,你们准备入城。”

    “有劳。”李成刚起礼,军将转身走去,奔了城门。

    李成刚眼睛冷盯军将背影,扭头吩咐道:“城门一开,立刻射杀此獠。”

    “何不入城后再发动。”王大海在旁说道。

    “此獠就是兴文县镇将童葛,使君大人特意让某问过信使,也打听过了童葛的样貌。”李成刚回答。

    “这厮却是大胆。”王大海意外道,转身走去,与另外四个壮士会合,各拿了军弩。

    李成刚率军跟随在军将后面,一步步接近了城池,走到护城河时,军将仰首喊道:“开城。”

    城上士兵听话的放下吊桥,开启城门。

ufo中国网:www.chinawufo.comufo中国网 » 黄的部分写得很细的小说&一个我上面两个
分享到: 更多 (0)